2016年12月16日

 

博極醫源 - 梁卓偉
往聖絕學 後繼有誰

2016年10月20日
   

 

前文談及學醫的文學家,學醫的政治家,以及一位懷有殉道精神的醫生,他們的共通之處都是同情大眾疾苦,欲拯治社會弊病,謀求更好的局面,由此延伸,則不得不提耶穌會。耶穌會宣揚"Cura Personalis",意思是「照顧全人」:照顧一個人的整體,也照顧社會的整體,恰與醫學同源。
 
我的求學生涯也與耶穌會頗為有緣:先是香港華仁,後來在英國讀寄宿學校Stonyhurst College,都是由耶穌會辦學。
 
耶穌會之創立是為對抗當時宗教改革和新教的冒起,要求天主教從內部改革,並積極向外傳教。耶穌會的神父以博學多聞著稱,除神學之外,對文學、哲學、法學和自然科學等也多有涉獵。現任教宗方濟各即出身耶穌會,而在中國最廣為人知的一位耶穌會神父,也是中西文化史上一位重要的開拓者,就是利瑪竇(Matteo Ricci)。
 
利瑪竇在中國生活近30年,他採用了靈活妥協的手段,極力調和中國文化與教會的差異,譬如利用中國既有的觀念來解釋教義,將「天主」改換為「上帝」,允許教徒繼續祭祖敬孔等。他還熱心學習中國文化,穿著僧袍,讀四書五經,廣泛結交士大夫,融入主流,死後更由萬曆皇帝特許葬在北京。
 
為紀念這位先驅,耶穌會為港大建立的舍堂,即以利瑪竇命名。我的一位恩師,狄恆神父(Rev. Alfred Deignan)曾當舍監,現在還住在這裡。他在華仁任教超過半世紀,並擔任校監和校長,德高望重,深受愛戴,不但我兄弟倆受教於他,連先父也是他的學生。
 
港大利瑪竇舍堂的學生還有自稱Riccian(利瑪竇人)的傳統,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曾有6名Riccian為保衛香港捐軀,他們的英勇奉獻令這個傑出的名字更顯非凡。同樣是Ricci仔的還有大醫方心讓、大律師李柱銘,以及鬼才黃霑。新一代Riccian的代表又是誰呢,是曾經擔任宿生會主席的梁天琦嗎?還有同樣是華仁仔、稱中國為「支那」的梁頌恆,他們的政治目標,和利瑪竇的初衷,以及耶穌會的宗旨可是截然相反,這難道是歷史的黑色幽默嗎?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院長
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