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要維護建制 得堅守底綫

2016年10月20日
   

 

任何社會都需要有維持社會有序發展的制度,稱之為建制。人類能夠爬上食物鏈的頂部,就是因為人類社會有建制。這包括國民身份的界定,軍隊的國防任務,日常治安的保護,與進行經濟活動的遊戲規則。一個社會如果不先建立起這些基本制度,社會是無法正常運作的。因此,任何社會都會為軍權、警權、法權設立底綫,不容任何人恣意挑釁。
 
當然,為了避免掌權者橫行霸道,侵犯個人利益,社會亦會有制度制約當權者,叫他們不得過分。這也是建制的組成部分,是硬幣的兩個不同的面,兩者一樣重要。
 
然而,近年的香港政治氣候,已令「建制」變成一個貶詞,年輕人常以挑戰建制為時尚,而完全忘記了破壞建制可以帶來的禍患。不但年輕人如是,成年人也會在有意無意間縱容他們,甚至鼓勵年輕人去反建制。
 
以今次立法會宣誓就職為例,反對派已觸動建制的底綫。一個社會的議會是不可能容納蔑視憲法的人進入議事的。要一起議事,必須有共同的出發點,其基礎就是憲法。想從政,而又覺得現有憲政不可接受,唯一的出路就是革命。在議會內是鬧不成革命的。因為任何憲政都有足夠的合法機制,去阻止革命在議會內發生。
 
議會的人事更替,不算是革命,因為用的還是同一本憲法。但香港的年輕人現時卻想廢除基本法的主要內容——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那就不只會破壞一國兩制的憲政基礎,而且違背了13億中國人的意願。香港人可不要幼稚到以為中國政府會袖手旁觀。
 
香港之所以有些人會有這樣的誤解,是因為中國政府作了不設前提的承諾,香港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不過,如果任由一國兩制受破壞,我相信不到2047年也不會有一國兩制。若然香港人不對港獨採取抵制的態度,而採取放任與鼓勵的態度,我認為一國兩制隨時都可以結束。
 
回歸以來,建制派做事沒有堅守底綫。之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就曾縱容把宣誓視作兒戲的人補誓進入立法會。如是才鼓勵了愈來愈多的人去挑戰底綫。所以,我完全贊成律政司採取法律程序,阻止那些擺明車馬挑戰基本法的人,可以借補誓而蒙混過關。他們根本毫無悔意,他們必須為他們的行為承擔後果,沒有理由要再給他們機會去公然侮辱憲法。
 
世上沒有一份憲法是完美的,但把現有的建制推倒重來的代價實在太大。利比亞與敘利亞的教訓值得香港人借鑑。現實是香港的情況並非如反對派所描述的那麼惡劣。香港的失業率只有3.4%,通脹亦只在2.5%左右,經濟仍有所增長,我不相信換個新制度就可以比現在更好。
 
香港人現時的日常生活,都得靠現有的建制去保障,若果大家都不覺得現在是把建制推倒重來的好時機,那大家都有責任去維護建制的底綫。若果我們任由建制的底綫被任意踐踏,建制遲早分崩離析,以後再沒有安穩的日子可過。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