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水流湍急
功虧一簣

2016年10月18日
   

 

自從維港渡海泳恢復舉辦以來,我幾乎每年都爭取參加,今年亦沒有例外。
 
過往,我會爭取早點去集合處報到,以便早點排隊,排在前面可以早點落水。由於參加的人多,3,000人依次落水,前後有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差。早落水可以有多半小時的時間鬆動,不至沒法在時限內完成游程。但今年由於接受了主辦單位的邀請,加入了他們的慈善泳隊,被安排在最後的一個時段才出發。於我而言,我今年要完成游程的時限比以往會少了半小時,難度會有所增加。
 
另一項於我不利的因素,是前幾天剛染了感冒,雖然沒有發燒,但總覺得肺部有痰,有黏液阻礙空氣與肺泡接觸,呼吸得不太暢順。
 
幸好,這個感覺在落水游了一段時間就消失了。身體可能為了適應大運動量,分泌了一些非常有效的清痰物質,把我的感冒也治好了。
 
維港渡海泳的游程不遠,只有1,500公尺,但維港的水流有時會很急,遇着大潮,要完成這1,500公尺,可要比泳池完成5,000公尺還要難。之前,當維港渡海泳還是從尖沙咀游去中環的時候,就曾有人被沖到灣仔、銅鑼灣,或堅尼地城與西環。現時主辦單位派出的人手增加,這種情況應不會發生。
 
我過往的經驗教訓,是維港的水流多是從鯉魚門流向西環。上兩次我都是被水流沖到終點的西側,然後再逆水游回終點。所以,今年我一下水就游向終點的東側,希望末段可以順流,不用游得那麼辛苦。
 
誰知此一時不同彼一時,我今次的選擇完全是經驗主義的錯誤。原來當日正值農曆十六,屬於大潮。而我們遲出發的一批,剛好遇着潮退,海水從維港湧出鯉魚門,變成是自西向東,而不是我預期的自東向西,以致我需要逆流而上的時間比上兩次還要長。
 
我花了僅20分鐘的時間已從九龍鯉魚門的一邊游到港島的筲箕灣水警總部一邊。但靠近港島的岸邊後水流就愈加湍急,游三步就被沖回兩步,大部分體力是在與水流對抗,真正的進度甚少。
 
我發覺愈近岸水流愈急,所以我以90°的直角游向海中心一點,希望可以避過水流,但此舉被扒着獨木舟的工作人員勸阻,令我只好與其他的落伍者一起在近岸處與潮水搏鬥。
我花了45分鐘的時間,才由筲箕灣水警基地,游到太古城對開,眼見離終點只有100公尺左右,想衝刺一下完成最後的游程,但水流卻愈來愈急,發力都不見寸進。
 
我當時作了評估,我知道以我的體能是沒有條件戰勝水流,所以我放棄衝刺,避免對身體造成不必要的壓力。我沒有伸手求救,因為我自覺可以應付。我返回我原來的均速盡力而為,直至大會宣布時限已到,我欣然爬上大會派來接我們的船,接受今次的渡海失敗。
 
形式上,我沒有完成今次的游程,但我沒有感到遺憾,我已盡力。明年我會改變策略,先做點功課,了解一下潮汐與水流的情況才落水。我相信,我仍有能力繼續游多兩年。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