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最基本的要求

2016年10月17日
   

 

還記得那一年,競爭少有地相當激烈,雙方都非常積極地,主動地提出很多見解。不管是出於本身有為基層的理念,抑或是單純為了爭取支持、爭取選票,總之,很多承諾,很多建議都實實在在地提出了。可以肯定的,是當年還未流行甚麼語言藝術,坐在桌上說一就一,說二便是二。無論是哪一營,都是聽到他們當面的建議,再將之寫在政綱之上。當中,包括了取消強積金對沖。    
 
為何要如此重視取消強積金對沖?而他們又肯寫上政綱?皆因上屆政府管治期間,強積金運作了十多年,對沖的問題盡現。大家都見到很多個案,不幸的基層勞工,辛辛苦苦儲下來的強積金,在一次又一次的對沖之下所剩無幾。到了退休之齡只能過著沒有保障,沒有尊嚴的生活。因此,在三百萬打工仔女當前,在爭取民意的取捨之下,誰人也沒有不同意的理由。      
                      
不過,對於很多從政者而言,參選時的勇氣,在管治困局或政治角力之中,往往未能展現,承諾亦會「放埋一邊」。很多人說,日前被重新提出的取消強積金對沖,是向工聯會60票的交代,甚至是拉票的一環。這個說法絕不正確!
 
首先,取消強積金所交代的不是向我們,而是三百多萬打工仔女;其次,如果這真是拉票,看來也略嫌欠缺誠意,因為取消強積金只是舊債,所謂「舊債未清,新債免問」,打工仔女需要爭取的合理權益還有很多很多,包括標準工時!  
                                     
強積金實施超過15年,期間有292億元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被對沖,問題相當嚴重。如今只剩9個月兌現承諾,是否有心有力,很快便知。如果,有人仍以為,取消長期服務金及設立失業保險金取代遣散費,可以解決強積金對沖問題,那麼,就等於讓問題繼續成為問題,舊債成為舊債吧!

周一、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