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飛躝(血淚)史 - 飛女
「我好鍾意寫文章!」

2016年10月14日
   

 

做freelance不但令我和飛男接觸到很多不同的工作和事物,也見盡不少古靈精怪的人,而這刻我們接觸最多的就是「我好鍾意寫嘢」的人。話說我和飛男接到為一本期刊擔任編務的工作,跑跑碰碰寫寫貼貼之餘,還要為刊物做「守門大將軍」──擋住不明來歷的牛鬼蛇神。
 
其實久不久就會收到一些毛遂自薦為刊物撰稿的「奇人異士」,最近又收到一位男士的自薦:短短數十載已經做了人家三、四輩子的事情,然後表明來意,希望為我們撰寫瑜伽示範的文章!我相當欽佩這位先生的勇氣,只是他分明沒做功課,似乎沒留意我們早已有人撰寫和示範瑜伽,而且人家有國際認可資格,奇人異士講來講去都沒提過師承哪位大師,最後當然給我放入recycle bin啦。
 
不過,就算是「現役」為刊物撰稿的,都有奇人異士存在:明明某作者說好專欄字數為六、七百字,她居然夠膽死交三千字給我們!最後一往一還她還是交來千二字。「我真係唔知點cut呀,樣樣都咁重要!」再打開一看,原來全部都是網上左抄右抄的資料。最後,還是我為她重寫一遍,無多無少六百五字!唉……「我好鍾意寫嘢」就自己開個blog寫餐飽吧,別來煩我們囉!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