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QE後不能承受得起的輕

2016年10月14日
   

 

美國聯儲局下次有機會議息的時間將會在12月13至14日,因11月初的那次會議太接近總統大選,聯儲局會盡量避免在這種敏感時間議息,以免被質疑是企圖影響選舉結果。
 
現時距離下次議息時間尚有兩個月。無論講甚麼,議息前還有很多機會改口。在這種情況下,聯儲局一定會散播鷹派言論,希望達到出點口術,也能產生加息一樣的效果,然而,若果我們觀察之前的多次先例。每逢來到議息的前夕,聯儲局的口氣就會轉向溫和,鷹派就會讓位於鴿派。然後就隨便找個好像還說得通的理由,宣布暫不加息,但加息的條件正在成熟,下次加息的機會很大。
 
若果加息真是如聯儲局所說的那樣,只是把利率正常化,那聯儲局又何需諸多考慮,猶豫了這麼久仍未敢行動。我認為聯儲局一定是意識到加息的風險很大,靠QE才勉強振作起來的經濟,承受不起這輕輕的正常化。世界經濟已習慣了資金不正常地充裕,而且成本極低,一旦真的正常化,很多經濟活動都可能無以為繼。
 
讀者應該會留意到,現時有很多新興的企業,其實都是靠投資者的不斷支持,才能生存至今的。他們一旦失去了融資能力,就得返回傳統,靠消費者的支持來維持生計。然而,到這一刻,他們仍是不盈利的。若然失去了廉價的資金支持,他們就沒有能力對消費者作補貼,甚至可能要加價,那其產品與服務是否有競爭力也有疑問。
 
大受駕駛者歡迎的電動車公司Tesla,在政府的稅務優惠下,今年首季蝕了2.83億美元。以分享經濟作標榜的Uber與Airbnb,至今仍虧損纍纍,Uber在今年上半年就虧損了12億美元。而Twitter的累計虧損更高達22億美元。連大家都公認做得好的WhatsApp,其實也未真正找到賺錢模式。
 
我聽一些在硅谷工作的朋友告訴我,處境與上述公司類似的公司在硅谷非常多。他們之所以可以繼續營運,全靠私募基金資金充裕,才可以不斷地為這類公司融資。
 
有些公司,原先說好,做完C輪融資後就上市的;但現在做了D輪,仍看不到上市的機會。因此,加息趨勢一旦形成,這類公司就會因私募基金的胃口降低而無法生存下去,後果可以十分嚴重。
 
有些公司,表面上雖然已開始賺錢,但他們賺的是虧損公司的錢,他們靠接虧損公司的外發工作,一旦虧損的公司倒閉,他們就會失去服務對象,亦會成為大公司倒閉的陪葬品。
 
QE行了這麼多年,資本主義社會一貫的資金使用原則已被扭曲;儲蓄者、投資者與經營者都只能依據聯儲局提供的新環境去重新定位。他們現在剛適應過來,若聯儲局又要把環境改回去,稱之為利率正常化,他們都能適應嗎?能不發生生態大災難嗎?輕微加息都足以變成QE後經濟不能承受的輕。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