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價值信念難維持

2016年10月11日
   

 

特朗普的言論與美國的價值信念相違背,但他的支持度卻遠比人們預期中高;我初時覺得難以理解,近日才找到一點頭緒。
 
我一直相信,世上發生的事情都有經濟方面的誘因。以港英政府大建公屋一事為例,表面上,政府是為了解決基層的住屋問題,但為甚麼會這麼熱衷?為甚麼願意動用這麼多的資源?真的是為了殖民地子民的福祉嗎?我不敢說不是,起碼不是全是。
 
我認為大建公屋的其中一項經濟誘因,是這樣可以間接補貼香港的產品出口。因為,若是要香港的工人捱貴租,他們就會要求更高的工資,令香港的產品在世界失去競爭力。輕工業是當時香港必須依賴的產業,政府必須予以扶持。公屋多建在工廠區旁邊,實質上就是政府為廠家提供廉租工人宿舍。現在香港已不再靠工業了,社會要興建公屋的意願就得讓路給別的信念了。
 
麥理浩大建公屋的時候,其實一樣要拆村,一樣要斬樹,只是那個年代工業是香港的命脈,政府必須予以扶持,環保亦只能放在一邊了。其實,美國亦是最近才肯配合全球的二氧化碳減排活動,因為美國之前仍未能把工業在經濟上的比重降低。由此可見,環保信念一樣會受到經濟的制約。
 
美國鼓吹的所謂普世價值,其實也是因地制宜,因時而改變的。特朗普之所以會有支持者,就是因為美國人開始感覺到自己的一哥地位已受到威脅,原有的價值信念亦有需要改變了。
 
曾幾何時,美國大力鼓吹全球化,因為蘇聯已經倒台,全球化就等如全球用美國的一套。但今天美國的產品與服務已不及以前那麼有競爭力了,如果推行自由貿易,零關稅,即美國的產品就可能銷不出去。所以他們改行保護主義,起碼讓自己的產品可以在本國維持競爭力。
 
美國在攻打南斯拉夫與伊拉克的時候,講得最多的信念是人權無疆界。這樣,他們才可以出師有名。但現在美國發現別國的事情美國是管不了那麼多,所以很多美國人想在墨西哥邊境建圍牆,墨西哥毒販在墨西哥如何無法無天,美國管不了,美國一定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當國際警察。為了要世人覺得墨西哥人咎由自取,所以覺得特朗普罵墨西哥人是殺人犯、強姦犯是可以接受的。
 
現實是,不足一個世紀之前,美國人仍對人權十分冷漠。黑人與婦女都沒有投票權,印第安人更接近被種族滅絕。二戰期間,美國可以把日裔美國人全部關進集中營,亦可以透過非美活動委員會迫害荷李活電影工作者,連差利卓別靈也不放過。如果特朗普當選,他很可能故技重施,來對付穆斯林。
 
因此,特朗普如果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出來競選,他一定不會有今天那樣的出位言論。他是看到美國人在擔心,原有的那套信念已經不適合國情,所以才不理會政治上是否正確,以迎合民眾的情緒。特朗普會否勝出,視乎美國人如何衡量自己國家的處境。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