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飛躝(血淚)史 - 飛男
試稿如見工

2016年10月07日
   

 

做Freelance看似很自由,但很多事還是不能免俗……就例如「見工」。

其實並非真正的見工,正確而言是試稿,不管是copy writing還是翻譯,試稿有時是在所難免,事實上客戶跟我都是互不相識,透過試稿就可以做到今天相當流行的「摸底」——客戶喜歡甚麼?自己又做到甚麼?試寫一小段文字就摸出一些輪廓。

不過這樣見工/試稿,有時也換來不快經歷。記得許多年前還是新丁一名,因為急於轉工,就去某大傳媒機構應徵做快將面世的新刊物的小記,面試者要我寫下以往在小刊物做過稿件的內容,我一五一十寫下來;結果轉工不成,但兩三個月後新刊物面世,打頭炮大稿的大橋正是我面試時所寫下的細節,好明顯那次不是招聘面試,而是「集思會」!但吊詭的是,幾年後我加入同一集團的另一刊物工作,我經常在公園迎面遇到這位面試者,究竟他是認不出我還是當自己喝了孟婆湯?

就算多年後出來當Freelance writer,都遇過兩三次從試稿中偷橋而不付分文的例子,所以現在如果有陌生人約我試稿,要我寫兩頁的,我總會找個理由交一頁,無謂把自己的時間、心力付諸流水。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