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美國黑人陷結構性跨代貧窮

2016年10月07日
   

 

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美國已逐步立法以保障黑人不會在社會上受到歧視。但這些法例往往只能在形式上讓黑人獲得公平待遇,卻沒法改變有些白人心底裏對黑人的歧視。
特朗普的地產公司,早年就被發現刻意不接受黑人租客。如果這只是特朗普個人的取態,那問題還不大。問題是有這樣想法與行為的白人相當多。
有時,有部分開明的白人會願意租樓或賣樓給黑人,但他們很快會受到朋輩的壓力。因為現實是:當一個社區一旦接受了黑人住戶後,有些白人可能會遷走,外面的白人就可能不願搬遷進來,令這個社區的白人比例日益減少。發展下去,這個區樓價與租金就可能往下調。因為,一個社區一旦成了黑人聚居的社區,治安就容易變差,販毒、賣淫、搶劫等勾當就可能陸續出現。此之所以,有些開明的白人,也會礙於現實,不傾向讓黑人入住自己的社區。
這種心態令大部分黑人都無法生活在白人為主的社區,而只能聚居在黑人為主的社區,令兩個族群各有各的生活方式,長期無法真正融合。
現時,美國的黑人可以和白人一起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一起聽演唱會,一起在同一間公司工作,一起上大學。由於他們很多時都分別住在不同的社區,他們會分別在不同的社區上中小學。可惜,黑人社區的中小學大部分質素不高,以致影響了在黑人社區長大的孩子的升大學與就業機會。
現實是美國黑人的失業率長期在白人的兩倍左右。這究竟是黑人天生質素差,還是黑人孩子成長的環境質素差?答案不難找到。
中國有孟母三遷的故事,可見成長的環境對孩子的影響有多大。很可惜,對美國黑人家庭來說,父母在選擇住區上仍受到很多無形的制約。這種在住區層面上的種族隔離,已導致美國的黑人社群難以融入主流社會,妨礙了黑人新一代的向上流動,造成黑人族群結構性的跨代貧窮。
一個在貧窮的黑人社區長大的孩子,很容易接觸到毒品,很早就有性生活,很快就習慣用暴力去解決問題。 他們不容易找到好的工作,於是鋌而走險,作奸犯科。黑人只佔美國人口的13%, 但關在美國監獄的囚犯,卻有40%是黑人。
由於釋囚的更生工作做得不好,一個坐過牢的黑人更難融入社會。一個經常進出監獄的人,很難照顧好家庭,讓子女健康成長,亦形成了跨代貧窮。
美國雖也有黑人透過自我奮鬥,最後飛黃騰達,但這只屬少數。 大部分黑人的生活被兩種負面情緒所左右。一是因看不到前景而自暴自棄。他們吸毒、濫交、騙救濟金。二是因受到被歧視而感到憤怒。他們會不惜以暴力與犯罪的方式向社會報復。如果奧巴馬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而不是在他的白人外祖父與外祖母的家庭受教養,他能成為美國總統的機會一定大減。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