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月巴事 - 月巴氏
亂教歷史,猶如餵屎。

2016年10月05日
   

 

這一天大家正在熱烈討論「某人說了『扑嘢』」一事。Well,這件事,第時會否被寫入歷史?又或只會如大部分過去了的事,煙消雲散?
 
有些事過去了,回想番,得啖笑。但在事發那一刻,明明嚇到標屎。
例如當年考A-level中史上半part。當年考試分上下午,上午考的是政治制度、古文閱讀理解以及治亂興衰(仲有一瓣,但我忘記了),合共四題。
當接到試卷後我在心裡暗X了一聲——治亂興衰嗰部分完美地冇.一.條.貼.中。我暗X了一聲後便沉默地坐著,前後左右的考生都已經動筆開波了,而我,在發呆,在悔不當初:Why唔貼呢一題?Why偏偏貼咗嗰一題?Why我要讀中史?Why要有中史呢一科?
呆了15分鐘,我便以荊軻刺秦王般的決心,拎起筆,死就死啦。我先答其餘三題,治亂興衰,留到最後先「作」——我真的是作,但又不是純粹老作,而是憑藉一點點因為讀了多年中史而得來的常識,以及《射鵰英雄傳》——我選答的那一題,範圍涵蓋燕雲十六州。
 
我所說的常識是甚麼?是中三時一個中史阿Sir教落的。他說,過去任何朝代由盛到衰到亡,必定走唔甩以下原因:1.外戚and / or閹臣弄權(sometimes仲有朋黨為禍);2.皇帝不是太好大喜功就是太廢(而又以太廢居多);3.平民冇飯開餓到食樹皮(不是薯皮);4.再加天災乙個或數個不等。而在某些朝代,又會有一些該朝代專享的衰亡原因,像宋,就keep住有外族入侵,非常傷身。
每一個朝代都有治亂興衰,如果只有興而沒有衰,根本不會有朝代更替,不會有人因為頂唔順而決定企出來推翻暴政。而中國(這裡的中國是指歷史中的中國)歷史發展更有著一條軌跡,周而復始但萬象不更新——人人只希望有個(符合儒家理想的)聖君出現(最好搭多個賢相),搞掂政治,平民百姓就在政治不上身情況下自由地專心搵食。但所謂聖君,只是一廂情願——即使出現了一個近傍的,但日子久了,也會腐化,始終會被自己的情欲生命操控,然後在滿足自己欲望大前提下去管一個國家(以上一段,我讀了七年中學中史&三年大學歷史,都冇人講過。直至之前讀牟宗三《政道與治道》才知道。當然,這是牟宗三的一家之言,你可以認同也可以反對)。
 
廿年前我選擇了不做中史阿Sir,任何中史科改革,其實關我蛋治,但歷史不像蛋治,不是吞咗就會自然排出體外,反而隨時變成宿便。歷史功過,或許真的沒有絕對的對錯;教授歷史時的觀念和態度,卻可以出錯——大一統是否必然啱晒?只高舉歷朝盛世的歷史教育方法是否有漏洞(而所謂盛世,往往潛藏衰亡的伏筆)?詳近略遠,或許有道理,但始終有個譜,畢竟歷史是一條割斷不了的時間流——就像食buffet,也是個持續進行的食嘢流程,開波的海鮮冷盤和中段的熱盤粉麵以 及結尾的雪糕甜品,同樣重要;如果要中肯評價一餐buffet,每一part,都有需要講,不能齋讚海鮮有幾正,卻又絕口不提甜品有幾唔正。假如有食評家動用這種隱惡揚善態度,向你介紹某buffet是多麼的無與倫比,他不是收咗錢,就是明顯同有關方面打龍通,講到尾,都是在呃你、誤導你。
Buffet,你還可以透過親口體驗而知道被呃,但歷史,已經過去了,不容許你搭時光機回到過去睇清睇楚。
歷史不能亂教,歷史觀不能亂咁灌輸。如果你亂教歷史,你只是在向學生餵屎。
那麼,請你食屎,不要教史,因為你枉為人師。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