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何妨矯情

2016年10月03日
   

 

近年開始重拾港產片情意結。
以前,在港產片當道的年代,會追看首輪上畫電影,主要為了追偶像。大卡士,大堆頭,不理好醜,光看明星都值回票價。
後來,背棄港產片多年,如今再回來,為的,不再是看明星,而是看自己。《狂舞派》、《那一天我們會飛》、《十年》、《點五步》......講的都是你和我,在當前香港,如何「move on」往前走。
最近那齣,叫《此情此刻》。它對「move on」的思考,又更有深度。前人只告訴你,找回初衷,就能move on。沒有說的是,由尋找到再次上路,過程是怎樣的?Move on,不像在汽水機買汽水,按個掣就有。《此時此刻》說得最對的是, move on,合該是慢的、婆媽的、思前想後的。因為當中,需要過程。
無眼屎,不會乾淨盲。唯有先把情緒處理好,才能釋懷再上路。而情緒,又不必然是表面的執着。你以為我很留戀老舊影樓?丁點也不。我擺脫不
了的,只是活在老爹陰影下的人生以及繃緊着臉叫客人「笑,一、二。笑,一、二」的日子。
由迷惘到「move on」,當中要有轉捩點。因此最後所有人都回了影樓一趟。問題不會因為翻看一張舊照而解決,但心結會因為一刻的回顧與沉澱而解開。我們永遠無法消除遺憾,但可以帶着遺憾上路。接受了那個不大完美的自己,方能繼續走下去,補救父女關係、重拾情侶/夫妻關係、適應沒有老爸的日子。
在局外人眼中,回顧的儀式往往是多餘和老土的。但矯情正是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必然前奏。正所謂「you will never know the value of something until it becomes a memory」,如果我們相信「sometimes you just gotta move on」,何妨來一趟最後的矯情,跟過去的自己和解,也重新肯定它的重要性。然後,明天才會是新的一天。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