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10月1日的北京

2016年10月03日
  • 國慶日,全國多處大塞車。

   

 

10月1日,國慶節,我在北京。
準確來說,是塞在北京的計程車上。的士大佬不斷咕嘟「這條路不應該堵啊!是了,可能那邊的車要去動物園,所以堵一塊啦。」我舒服的軟癱在車廂,聽司機介紹國慶的路況。「你看,去八達嶺的車都排到這裏啦!哈哈!還怎麼上得去啊!」我順著他的手指看,滿滿的起碼十幾架旅遊巴呆呆的排隊等待,其實不用去八達嶺,這些堵塞的汽車本身已是一條長城。
國慶的官方活動是升旗軍樂表演,民間的活動卻是,逃京、塞車、塞人。
逃京是國慶七天假期的必然結果,有出外玩的,有回老家的,司機說,每逢長假,整個京城像掏空了一樣。他誇張的比劃著,起碼走了三分之二。他說北京變成了外來人口的城市,北京本地人都不住北京,都搬到五環以外的地方。他嘿嘿一笑,北京人住不起北京啦。
 
又是外來人口擠佔本地人口空間的故事。這一點真是世界大同,每個地方的本地人都覺得自己不屬於本地城市。香港如是,北京如是。司機話題說開了便關不了水喉掣,「北京人就會裝,就把自己當成爺,其實甚麼都不是,連個地兒也住不起。北京環內的樓房都不是我們能呆的地方。」我總覺他這句話有點淒涼,彷彿一群不肯認輸的北京爺們,白天仍是擺開架式在京城閒逛,夜了要歸家便灰溜溜的坐巴士回到四五環以外的偏遠地區躲藏。
北京以前尋常人家居住的四合院都被炒成了天價,住的卻都是講究品位、要體驗京味的外來富人。
塞車塞人也是國慶的特色。幾條離京的高速公路都是紅色警示,異常擁擠,原來國旗的紅色還有這般含意。新中國,一個擠擁的國度,度過了第67個年頭了。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