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飛躝(血淚)史 - 飛男
紙沒了 字還在

2016年09月30日
   

 

某傳媒機構又裁員百人……對,是「又」。因這機構其實在賣盤後一直把原來的出版業務置之不理,然後就逐一從低層瘦身到高層,說穿了就是原本的老細把機構賣給對方讓它借殼上市,如今用完即棄,就將眼中最不賺錢的紙媒業務fade out……如今到這刻仍然可以留下一份刊物「合體」生存,著實比行內人估計和收風得知的消息來得幸運了。

另一邊廂,一家傳媒又傳要大刀幾書合一收在一個網站內,最後只會是一報一網站。聽起來好像十分可惜和欷歔,從前多叱咤一時、大家爭一日之長短的媒體機構,如今勢如兵敗如山倒,撤退不特止,還要走得多麼狼狽……不過在文字報道和軟文推廣的世界裡,也許字再也不值太多錢,其實工作也得要有人做,聽聞過有刊物的「腦細」,竟然天真地吩咐同事找些博客無償撰稿,「嗱,登番出嚟當幫佢宣傳,等佢哋多啲人認識,一家便宜兩家着。」

結果,不是沒有博客理會這位腦細,就是遲交、脫稿、失蹤甚至不交稿;玩了很短時間後,腦細還是氣急敗壞地找昔日的作者寫稿,理所當然是有稿費,儘管多不了幾多,至少都是一份「尊重錢」。而推廣產品服務的軟文,也得要有人「執頭執尾」服侍客戶,也令我和飛女可以有飯開。所以工作的環境和報酬可能有變,但工作機遇還是會有的,各位行家們要努力轉型捱過去!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