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從大選辯論看美國的經濟出路

2016年09月30日
   

 

美國總統選舉辯論大會的主持人,把這場辯論分開三個議題分段進行。第一個議題是如何為美國帶來更多的職位,讓美國人可以生活得更好。第二個是如何為美國訂定一個發展的大方向。第三個是如何提升美國的國家安全。
第一個議題其實是想候選人在經濟政策上展開辯論。希拉莉的政策是老生常談,繼續民主黨的一貫做法,很難讓選民產生新的寄望。反而是特朗普的有較具體內容,可以為美國社會帶來比較實質的改變。
特朗普的經濟政策主要有兩大方面,一是全面減稅,把稅制簡化。二是減慢全球化的速度,優先考慮美國的利益,前者符合共和黨的一貫政策;但後者卻與共和黨的一貫主張南轅北轍,難怪共和黨內有不少元老都視他為異類,不肯支持他。
我個人亦支持減稅的方案,但不支持貿易保護主義。只是特朗普在平時的競選活動上,甚少高調倡議全面減稅。這或許是因為他的支持者主要是基層的打工一族,他們會較傾向政府先對有錢人抽重稅,然後向基層提供更多的福利。
在辯論中,希拉莉就藉此指控特朗普的減稅方案維護富裕階層的利益,令社會變得更不公平。特朗普的回應是低稅可以讓企業留下更多的資源作再發展,這樣才能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他說前總統列根就是靠減稅,令美國經濟興旺起來。
這個說法不無道理,因為企業運用資源的能力確實遠比政府高,但問題是現時企業都不缺錢,因為社會已經產能過剩,有錢也沒有甚麼好投。這會令至特朗普把錢再留多些給企業也起不了作用。
而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卻連年赤字,欠下周身債,減稅會令美國的財赤增加,影響美國政府的信用,令美元匯價備受壓力。這會損害美國的發鈔紅利,令美國萬劫不復。
因此,如果特朗普真的想減稅,就一定要伴隨有削減福利的政策。但他為了討好選民,甚少在倡議減稅的同時,倡議削減福利。可見特朗普只是一個奸狡的商人,並不是一個有信念敢承擔的政治家。
其實,美國現時的失業率不算高,只有4.9%。原因是有一部分人已長期不找工作,在統計上已不算失業。但這些人是美國未利用好的剩餘勞動力,能推動這批人出社會工作,才能使美國的經濟有更好的增長。
然而,要推動這批人重出社會工作,必須在一定程度上削減福利,才能逼他們靠自己的工作去謀生。但我們的政客不敢說真話,不敢告訴人民,不努力工作,就不配有好生活。
此外,這批剩餘勞動力一旦出社會找工作,失業率就會上升,影響政客的業績。在現有的選舉制度下,政客都寧願要統計上的表面風光,也不敢去釋放這些剩餘勞動力。
從以上種種看來,美國的問題不只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美國的選舉方式決定了美國會有怎樣的總統,亦決定了總統會推行怎樣的政策。要美國人肯認真檢討現時的選舉制度,可能要等美國的經濟陷入絕境才有機會。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