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金融講ED - 渾水
滙控大班 世代更替

2016年09月29日
   

 

新聞見到滙豐控股(005)委任英國招聘公司Russell Reynolds尋覓候選人,有意找下一任的滙控大班接班人。
以現在滙控的規模和志向,不難預期下一任的接班人只係一名高級打工仔。例如,傳統名牌大學畢業、有大行或國際級諮詢顧問公司歷練、公關印象不錯、可能有一些公職等等,僅此而已,跟以前的大班,自然不能同日而語。
獅子銀行係百年老舖,屹立在殖民地主義盛行,英國大舉在世界搶地盤的時代,一間銀行自然不是一間普通跨國企業咁簡單,要有東印度公司的覺悟,搞生意之餘,也要做政治任務。
例如清朝左宗棠西征、甲午戰爭的軍費周轉融資,就是獅子銀行包辦。清末開始輸入鐵路技術,既有物流生意目的,也有戰略意義。咁起鐵路的錢從何而來?自不待言,又有獅子銀行的份兒。
一百多年前的泰國銀行發鈔,日本金融的諮詢,都要依賴獅子銀行的助力。所以,獅子銀行的大班,不單止係一公司的話事人,更不單止做外交工作,直程係外國勢力入侵別國的代言人。
因此,做滙控大班都係英國信得過的人,藍血啊、爵士啊之類。控制了一個國家的金融,就代表控制了其經濟命脈,不論和平日子定係戰爭狀態,都要向你獅子銀行打招呼。獅子銀行的大班,就像咬住別人喉嚨的獅子一樣般咁強悍。
說到香港植根的大班,不少都是跟政治沾上邊的人。最慘莫過於日佔時期,死在赤柱軍營的Vandeleur Grayburn,佔領期間被迫幫日本人印錢。打份工,可以打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很有當代諸葛亮的影子。
去到英國和中國講主權回歸的重要關頭,當時有政治目光的滙控大班沈弼,提出主權換治權,也周旋在華資之中,既幫包玉剛收購九龍倉,也幫李嘉誠做vendor financing,吞掉和黃,定下李氏企業的基石。
可惜,江山後代無人出,像這樣的一號人物,都不復見了。獅子銀行經歷這麼多年的洗刷衝擊,現只剩下一個品牌形象,去到美國就成為別人的提款機,三不五時巧立涉嫌洗黑錢的名目抽水;就算想遷冊香港,落地生根,試問又點夠中資鬥?過往的政治能量,俱往矣。所以,獅子銀行的下任大班,都係一個逗份糧的打工仔而已。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