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月巴事 - 月巴氏
國定殺戮日,令我不能自拔

2016年09月28日
   

 

如果——嗱嗱嗱如果咋,香港每年有一日被法定為「國定殺戮日」,應該點面對?
 

就像電影所描述,呢一日除咗唔使返工,你仲有權殺人——容許用任何方式,爽快用電鋸固然可以,慢慢torture亦相當welcome;容許殺死任何人,不用負上任何刑事責任。
道德責任則是另一回事。
現實中,你我他都難免有過道德上好過意唔去的時刻,例如在超繁忙時間乘搭港鐵時大膽放屁、或大模斯樣佔用關愛座,即使事後相當內疚,但不代表就需要立即自首兼主動要求踎監(假設踎監就是贖罪的一種有效方式)。
在思考點面對前,或者先要諗的是:對於這一日我其實抱持甚麼態度——我的面對方法,應該取決於我的態度。
當然不排除有人咁諗:Wow!終於俾我等到呢一日可以大展所長嘞!如果抱持這種態度,就唔使諗咁多,殺吧。
我明顯不是這種人。實不相瞞,平日我連殺一隻曱甴也要掙扎良久。問題是,我是沒有殺的慾望?抑或沒有潛藏暴力傾向?但如果我內心極深處真的不存在任何暴力因子,我打《GTA》時就不會罔顧主線劇情,而只享受獨自駕車與寂寥隨處蕩時keep住車死人的樂趣——遊戲設計者賦予了我這種權利,而我使用了這種權利。
問題顯然是:即使你被賦予殺人的自由權利,你依然可以選擇殺/不殺。
所以我一直認為諗出「國定殺戮日」呢條橋的人,是天才,只是當這位天才把(自己諗出來的)這條橋拍成戲,卻只拍出了一場好普通的殺戮戲,浪費了條橋。第一集,受成本所限,只淪為一場中產家庭大宅困獸鬥,唯一驚喜,住喺你隔籬屋、日日同你笑晒口講早晨的左鄰右里,原來一直對你恨之入骨,只想隊冧你令你快人一步早唞,那麼你應該殺番佢轉頭,抑或寬恕佢?如果大家都不能置對方於死地,在打後一年流流長,點相處?新年仲俾唔俾利是佢個衰仔?
第二集,延伸到社會。活在社會底層注定一世冇運行的人,對社會擺明毫無貢獻,甚至成為負擔,「國定殺戮日」便成為合法清洗呢群社會負累的大好日子,冇眼屎乾淨盲(回到現實當然不會咁明刀明槍,畢竟我們都是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只會用較陰濕方法趕絕他們)。
第三集,掂埋政治。(白人金髮)女參議員揚言只要成功被選為總統,便會廢除呢一日;(一概由白人組成的)執政黨為求剷除呢個政敵,沒有費盡心神找尋黑材料,反而臨時改例——過往在「國定殺戮日」豁免被殺的高官們,也要與民同樂,執政黨決定合.法.謀.殺女參議員。
問題又來了:當女參議員知道地下反抗組織有機會在選舉前夕暗殺執政黨頭目,她應該:A.舉手贊成?(畢竟她有權殺人而且仲可假手於人);B.全力制止?(因為一旦動用殺人權利,就代表自己認同了對方,自己誓要廢掉呢一日的立場言論統統變成廢話)——電影自然提供了結局(和立場),但又未免把人性睇得太淺薄。
人性好複雜。複雜到每逢撞見鄰居對住我笑,我都好焦慮。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