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執法可否近乎人情

2016年09月26日
   

 

前幾日有一則新聞報道有一位中學生因幫補家計去賣翻版手機殼,最後被海關放蛇拘捕。在庭上,辯方求情時表示這位18歲女學生原來不單品學兼優,更曾在兩屆香港中學生模擬法庭比賽奪得最佳律師獎,而且犯案原因是因為家境清貧,才去犯案以支付補習費。裁判官聽取案情後亦認為被告年輕,擔心案底會對她造成重打大擊,問控方會否以其他方式處理,但律政司以被告犯案時已滿16歲為理由拒絕。
這則新聞又可以考驗大家,究竟應該講法律?定係都可以講人情呢?講情理的可以說她出身單親家庭,爸爸因工傷才依靠綜援為生,在學校又是總領袖生,且品學兼優,被告亦因為補習費才去犯案,法例不外乎人情,在情在理也應網開一面。
另一面一切以法律為唯一準則的,又可以說香港地有大量途徑去搵錢,例如她成績好可以幫人補習,又或者去快餐店做侍應,就算她當一樓一的性工作者等等,而且以上所有方法在現今法例下也沒有犯法,還有無論你有甚麼悲慘背景,也不應該以此為由而去犯案。
除這兩項之外,還有別的處理方法嗎?我覺得是有的。若然當天那位準備放蛇的海關,當然你不知道犯案者背景,但你也可以從放蛇的過程中略知一二,例如在IG上「購買」的時候問問係咪行貨,如果嫌疑犯也承認在賣翻版,那犯案的動機就很明顯。但我們也可以給予他多一次機會,如果在交收時留意到嫌疑犯不是慣犯或有特殊背景才鋌而走險(我想海關能從執法經驗中嘗試辨別),可無意間跟他說賣翻版是刑事罪行,小心被拘捕等等。若他仍然一意孤行,那就唯有將他繩之於法,到時開審辯方也不能為他說甚麼,法官也不用考慮法律以外的人情。畢竟法律也是因人而生,人情或人道理由也不得不能考慮,但要到法庭等法官才處理就有點不近人情了。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