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飛躝(血淚)史 - 飛男
有料到……不是我

2016年09月23日
   

 

並非我故作偉大,只是有時正所謂「抵唔住頸」,明明見到客人快要變成羊牯任人宰割,叫我們默不作聲的着實很困難。

話說我們有一位客人K先生,希望找一些專業人士合作,為其產品的宣傳小冊子做一些訪問和推介。原本我們打算幫K先生找被訪者,不過,忽然收到一個自稱是某對專業人士夫婦的代理人的來電,代理人B小姐稱已經得到K先生的同意,致電給我們是想確認訪問的篇幅大小。因為我和飛女都對那對專業人士夫婦毫不認識,於是就向B小姐提出很多問題,令B小姐不勝其煩,冷冷地回應:「是K先生邀請我們的,你不如先問K先生應該怎樣做吧!」隨即掛線。

我從沒見過這般無禮的代理人,令我頓感好奇這對夫婦有幾「巴閉」,於是上網一查他們的背景……誰知一check就發現這樣夫婦的確有料到——又專業失德又有官司纏身!好明顯K先生是被蒙在鼓裡,我們把所知的告之K先生,他驚訝之餘還讚我們「有料到」……「有料到」的其實是你、我和K先生手上都有的智能手機!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