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兩大文明各走極端

2016年09月23日
   

 

當亨廷頓以文明的衝突來描述我們的世界的時候,很多人並不認同。帶着良好願望的人認為,不同的文明可以透過對話,互相了解,求同存異,多元地和平發展。然而,如果我們肯面對現實的話,我們不難看到,亨廷頓的預言正在逐步兌現,人類文明間存在着競爭,衝突在所難免,而且有惡化跡象。
蘇聯解體後,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信心大增,把自己的信念包裝成普世價值,希望透過全球化,才達致經濟運作模式的一體化,進而把上層建築──政治、文化、藝術也一元化。
西方的這個努力,首先遇到回教文明的抵制,他們以原教旨主義的理念,要求信徒不忘初心,不但要在精神上保持純潔,而且還要在日常生活上繼承傳統,堅持跪拜與齋戒。據說,卡達菲出行要騎駱駝、住帳篷,以彰顯自己沒有被西方文明污染。
不但政治領袖如是,在民間,無論是塔利班組織,還是穆斯林兄弟會,其成立的宗旨都是要對抗西方文明的入侵。當他們發現世俗的政治領袖逐步向西方靠攏時,就不惜發動武裝鬥爭,奪取政權,以確保回教文明不會被西方同化。
另一方面,西方亦視這類不願意按西方普世價值發展的政權為邪惡國家,在經濟上予以制裁,在政治上扶助他們的反對力量,在需要時,甚至不惜以武力干預。美國就曾誇言,有能力同時在地球上多處地方打仗。
美國地處地球的另一方,國力又這麼強,很難想像會有國家敢渡洋來打美國!那美國為甚麼還要準備同時打幾場仗呢?分明是在嚇人,要其他國家乖乖聽話,否則老子就會武力教訓你。
在這種情勢下,被視為邪惡國家的執政者當然人人自危。他們在國內以非常手段打擊反對派,對外則發展核武器去阻嚇美國動武。利比亞、伊朗之所以要發展核武,主要是不想美國對他們輕舉妄動。
有些回教國家,執政者親美,人民卻不以為然,如沙特阿拉伯與巴基斯坦便是。這類國家專出恐怖分子,拉登就是沙特的富商。連富商也願意上山打游擊,可見這兩大文明的衝突多麼根深柢固。
西方若是不想矛盾惡化的話,理應採取懷柔政策,以逐步消除回教文明的戒心。但小布殊在出兵伊拉克的時候,竟把它描述為另一次十字軍東征,這叫回教徒怎不新仇舊恨都湧上心頭呢?
現在歐洲的一些國家,連人民的衣著也要管制,針對的分明是回教徒的習俗。回教文明自然會視之為一種挑釁。美國的特朗普更揚言,如果他當選總統,會限制穆斯林入境,甚至對入境者進行意識形態審查。
在回教徒看來,西方為了對付他們,已撕下了面具,連之前到處宣揚的人權與自由都拋棄了。他們覺得西方正有意識地要清除他們,手段已無所不用其極,所以他們亦要還以顏色。看來,這兩大文明已各走極端,進一步的衝突已無可避免。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