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東京印象 - 佐保暢子
令人迷上的酒吧

2016年09月22日
  • 日本有不同風格的居酒屋。(互聯網)

   

 

健吾さん、如果你有機會自己開酒吧,你就想開甚麼樣的? 擁有VIP Room的豪華俱樂部? 還是平民酒吧?

如果我開的話,我就會開間平民式的。比如,《孤獨的美食》裡出現的「居酒屋」,或《深夜食堂》那樣有飯吃的「大眾酒場」不錯吧。有懷舊的氣氛更好。比如,新宿的黃金街及思出橫丁、澀谷的吞兵衛橫丁、上野的AMEYA橫丁、淺草的六區、西荻窪的柳通、吉祥寺的口笛橫丁等等,充滿著昭和時代的那些地方最吸引我。

不知道為甚麼,這些地方有某種魅力吸引不少人。有些酒吧街尤其是,新宿的黃金街及思出橫丁,已成為了旅遊熱點,每晚不少外國旅客來逛逛,比以前熱鬧得多。雖然這些酒吧極小,可是,每間卻有不同的「主題」。這些主題不是像迪斯尼樂園那樣計劃出來的。應該可以說,那是唯一無二的「個性」,沒有任何意圖,也能夠產生出來的某種「魅力」,令酒客都感覺到,沒有到那裡坐下,就嘗不到的酒味及人情。


在大學開限期露天酒吧
說真話,我曾開過酒吧。不過,不是正式開的。我在日本讀大學的時候,大學每年舉辦五天的「學祭(大學節)」,期間,我跟兩個女同學一起借用了在校庭的一個角落,開了限期露天酒吧。只有一個可擺五個凳的櫃台及一個火爐,我們所想做的是像新宿或澀谷那樣的「大眾酒場」的氣氛。

我自己買了幾支清酒和燒酎,亦在家裡自己弄點幾種酒餚帶來。營業時間為下午五點鐘到晚上十點鐘(因為大學晚十點鐘就關門)。因為我們的主要目的是讓自己開心而已、所以我們完全沒有宣傳。可是,沒想到大學附近住居的叔叔們、老師及大學職員幫親,本來我們打算自己坐在那裡跟同學邊喝酒邊聊天,開張後倒令我們意外地忙起來。

總是缺錢的我們學生來說,這是個好事,我們就乘了此商機,除了買酒之外,晚上十點鐘左右,大家回家的時刻,販賣了燒飯團,果然,快要餓死的同學們排成龍。我們的收入比預期的多得多,把投資額及經費減去後都賺了點錢了。沒有虧本,是個好事。可是,我總是感覺有點不足。是不是因為我們不是在學祭內賺得最多的? 也不是這個理由。我們的酒吧個性不夠鮮明。幫襯的叔叔們也許以為學生妹酒吧,可是,這不是我們所追求的。

我已忘了當時我為何那麼主動地開酒了。只記得自己喜歡在大眾酒場喝酒而已。還有一個理由,我想起當時,我總想起的是我們酒吧對面做生意的一位女學生。她的印象太強烈,令我不記得當時自己做甚麼。

她是一位阿拉伯語科的女學生。當時,我們酒吧的對面有一棵樹下,一天黑她就有出現,打個半透明的帳篷,穿著阿拉丁服裝而提供挖耳服務。好多好多學生(男女都有)過來而排成長龍,我還記得,我坐在自己酒吧發呆看著她努力工作。她肯定是賺得最多的,她真的做得好! 可是,我佩服她的原因不是她賺了多少錢,而是她的創意。哪裡有學生妹穿http://a.imgx.jp/img/user/photo/6/692/307/6692307_x.jpg著性感阿拉丁服裝,為陌生男生借她的大腿作枕頭而挖耳朵! 並且她挖耳的技術非常高,並且把耳垢用漂亮紙條好好包裝而交回客戶。這一系列周到服務傳遍了校園,天天多人在她帳篷前排了隊。

也許有人指,在秋葉原的後巷有女僕的挖耳店。我的故事是四半世紀前,在秋葉原出現女僕之前的事。當時,她的「主題」和「個性」令我們驚訝,並征服了整個校園。我現在又想起她,就察覺到當時我不足甚麼。我的酒吧所缺少的就是像她那種「個性」和「創意」。我知道,只有五天,不可能產生像新宿黃金街那種氣氛,可是我那時候應該用多自己的腦汁。

話說回來,如果我再有機會(還有錢)開一間,我還是想把當時所缺少的「主題」和「個性」再嘗試一下。最近,香港的「居酒屋」越來越多,裝飾、菜式及酒譜都豐富多彩,每間店很有個性。如果在香港開(其實租金太貴,租不起),裝飾就模仿江戶時代末期的「居酒屋」。據說,「居酒屋」這個名稱是在那時候出現的。當時的日本平民,收工後,到賣酒的地方「酒屋」去,在店舖的角落站著喝。後來,有座位的酒屋出現,因此在酒屋前面加了「居」字而表示可坐下喝酒的酒屋。比如,日本的古裝小說《鬼平犯科帳》或動漫《江戶盜賊團五葉》那種地方好吧。店內加榻榻米小房坐下,啊,如果需要的話,還有和服女人挖耳朵?……哈哈哈,這是開玩笑。

本文作者:佐保暢子(綽號沙河粉)/1995年來港出任香港御宅必讀的《香港通信》月刊記者,十多年在港日媒體界飄泊,現為負責編製電視節目以及雜誌的「自由媒體人」。(sahoreads@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