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月巴事 - 月巴氏
我在橫洲個波互射那一天看《迫降奇蹟》

2016年09月21日
   

 

人的一生,應該怎樣定斷?
 
將成世人拉勻嚟睇?抑或只揀選一個關鍵時刻?
對於Sully,他質疑自己一生是否只應用那生死一線間的208秒作定斷。
208秒,3分鐘多少少,對好多人來說,去廁所打隻大佬所動用的時間,隨時仲長。
Sully生命中的208秒,卻主宰了全機155個乘客另加5名機組人員(包括佢本人)的死活——飛機兩邊引擎瓜柴了,他要保持冷靜,冷靜地思考下一步應該怎樣做——折返?急降另一機場?還是選擇迫降在Hudson River?
在這麼迫切的時間裡,他甚至沒有空閒長嗟短嘆,爆粗鬧嗰啲亂飛的雀,也沒有毅然將個波交俾副機長,他可以做的,就是保持冷靜,冷靜去思考怎樣才能保住全機人性命。
 
結果,冇事。只是救番成機人,架機卻浸晒落河。
當人人都爭相感謝他並稱呼他做英雄,他依然keep住冷靜——或者不是冷靜,而是錯愕到唔識俾反應。他不相信奇蹟竟然真的降臨,他最緊張的是:究竟獲救人數是否真的同上機時的一樣?
他知道自己責任不只是載一班三唔識七的人去目的地,而是要讓他們安.全.落.機。
最感動一刻是:當周遭的人發現成架機浸在河上、乘客企在機翼上食風時,立即放低手頭工作,幫手救人,不是為了做英雄(或呃like),純粹是良知驅使他們這樣做。人人都可以是英雄?不如咁講吧:人人都有能力在必要時做出人應有的行為,彰顯人的價值。
就像Sully,他明明已經成功把失控飛機降落河面,但還是留守到最後一刻,當知道所有人都應該安全離開後,才最後一個走出機艙。
 
Clint Eastwood,86歲,他選擇了用96分鐘、過半鐘多少少的時間,去描寫那主宰Sully的208秒。
他的描寫極度冷靜。冷靜得像操控客機時的Sully,冷靜的像上一齣電影《美國狙擊手》裡時刻瞄準目標的狙擊手Chris Kyle。一個是救番成機人的機師,一個是在戰場上例不虛發的狙擊手,他們都在履行自己職責、盡力而又準確地演繹自己所選的社會身份——他們都在打工,但又不止於打緊份工。
講到尾,誰的生命才算有價值?Clint Eastwood在拍這兩齣電影時,同樣沒有過度主觀的介入(當然,立場一定有),而只是冷靜地、不花巧地,把兩個人的行為和情緒攤出來——他們本來都只是社會中的獨立個體,各自擔當著一個角色,互不相識,各不相干,而社會正是由各種本不相識和不相干的人的行為所構成。
救人的Sully和殺人的Chris Kyle,都因為份工而備受稱頌,亦因為份工而遭受壓力。Chris Kyle患上心理創傷,Sully的判斷被高層質疑,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但由始至終都沒有將個鑊卸俾副機長,而副機長也沒有為了明哲保身,而急急撇清關係——既然我倆在那208秒同樣身處駕駛艙,我倆同樣責無旁貸願意承擔。
而咁啱得咁橋,我就是在特首兩司將橫洲個波完美互射的那一天看《迫降奇蹟》,Well,個感受深到呢。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