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烏坎和橫洲

2016年09月19日
   

 

我一直認為,官方刻意遺忘六四,其實徒勞無功,因為六四之後,大國環境已經急速劇變,抗爭的舞台由一個固定的天安門地標,全國蔓延,火頭處處,每一天其實都有大大細細規模的「六四」上演。
烏坎村便是另一場的六四鎮壓,只是僥倖未有死亡事件。但官方的處理,如出一轍,防暴警察、通緝村民,甚至更進一步,搜捕記者,驅逐出境,然後事發後講出連講大話的人都不信的大話:「安寧有序」。
烏坎村背後的利益便是土地徵收開發問題,這也是「中國模式」起飛的重要原因。地方政府借口無償或低價強徵農地,轉為經濟開發,賺取暴利,甚或中飽私囊,早已是公開秘密。
各省農民都發生不少「官民爭地」的衝突,流血鎮壓,家常便飯。雲南、廣西、河南、天津、遼寧都有發生,甚至有殺警慘案。
大國官員愛說「吃飯就是人權」,近年大國子民改為「土地就是人權」,可見土地使用權是最大的官民矛盾。
香港也不例外,朱凱迪揭發的新界「官商鄉黑」勾結案,便是新界土地的使用、徵收問題。政府有無欺善怕惡,先易後難,強徵有人居住的綠化帶土地,而不敢觸碰無人居住但有勢力人士持有的棕地呢?從最近揭發的資料,張炳良說摸底無文件,明顯講大話,似乎一切真的是「官商鄉」摸底合作的成果,有無黑,誰知道?
但如果用烏坎村的例子來看,土地龐大利益驅使下,官府如果同坐一條船,綁在同一條利益鏈;最後會站在公義,還是會出面對付「搞事」的示威者呢?
你看最近愛國報章終於按捺不住,反批評朱凱迪才是「最黑」,顯示政府之前一直假惺惺重視朱凱迪的面具,可能快將剝下。今日烏坎,不知幾時香港?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