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葉七城 - 葉七城
《麥兜‧飯寶奇兵》 柔性抗敵

2016年09月15日
   

 

麥兜成名後,動畫繼續長畫長有,從2001年的《麥兜故事》到2016年的《麥兜‧飯寶奇兵》,其實麥兜的意義已經改變了。從當初的漫畫配角,變成外銷內地市場賣萌的卡通小豬,麥兜愈來愈陌生,這次《飯寶奇兵》昂然打怪獸,保衛地球,變成了另類的「超級英雄」。


連主創人謝立文及麥家碧也想不到,最初他們畫的是「麥嘜」故事,但走紅的反而是表弟麥兜──一隻右眼有胎記,比麥嘜更懵盛盛的小豬,連同春田花花幼稚園一眾同學,包括阿輝、阿May、德巴與菇時,曾經帶給香港人歡笑,我們都希望像麥兜般「難得糊塗」,以市井哲學面對荒謬世界。
 

愈來愈離地
麥兜有另一特別意義。它是100%「本土」的,故事環繞香港生活,場景和人物都很地道,像建於大角咀天台的幼稚園、李麗珊的滑浪風帆教練長洲黎根、麥兜學搶包山等都令人津津樂道;還有,故事發揚了廣東話的啜核奧妙,很多笑料也是由廣東話引發,結合了本地的小市民生活。
我從八十年代《明報周刊》開始看麥嘜、麥兜漫畫,之後是他們自立門戶的《黃巴士》,然後開拍電影,大受歡迎;近年更以合拍片形式開展內地市場,開始有講普通話的麥兜了,而牠和香港觀眾的距離,愈來愈遠。
 

「香港」不見了
新作《麥兜‧飯寶奇兵》沒有了春田花花幼稚園,麥兜變了小學生,黃秋生配音的校長,變了「鮮魚行」小學校長。最令人嘆息的是,電影已經沒有明言「香港」兩字,縱使場景很「香港」,故事已經「國際化」,怪獸襲地球,超人不敵,各國元首合作製造機械人迎戰,麥嘜的「電飯煲機械人」以柔克剛脫穎而出,贏得設計大賽冠軍;在「世界首富」(明明當中有個像李嘉誠也不提香港)支持下,校長得到技術支援,成功研發「大飯寶」,決戰怪獸。
 

「大愛式」抗爭?
之前的《麥兜‧我和我媽媽》及《麥兜響噹噹》已經透露了麥兜轉型的尷尬位,嘗試結合其他類型(如偵探片)擺脫本土味道,但脫離了港式風格,麥兜只能是一個普通的漫畫角色。2012年的《麥兜噹噹伴我心》曾經力挽狂瀾,加入了楊學德,楊的更hea更市井的風格,與麥兜擦出驚人火花,加上故事笑中有淚。該片講麥兜等人北上賣藝求生,以挽救執笠邊緣的幼稚園,香港人很有共鳴。《飯寶奇兵》雖然仍有楊學德的參與,但故事太離地,難有共鳴之餘,還可能是我想得太多。大飯寶對抗怪獸的奇招,是讓對方舒服,為怪獸按摩,甚至為怪獸「𢱑屎忽」,敵人舒服便不搞破壞了。雖然怪獸本無侵略地球之心,但麥兜傳遞的這種「大愛式」抗爭思維,實在維穩得過分,好恐怖。


過氣攝影記者,後中年期男人,不是影評人。
網頁:yip7x.wordpress.com
Facebook專頁:七城影頁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