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說三道四 - 黃蓮
團圓變浪費 難為月餅定正邪

2016年09月15日
  • 三盒月餅包裝的一小部分

   

 

每年這個時候,大家生活中總不免被中秋節的氣氛衝擊著,雖然那衝力不及農曆新年強勁,但無論如何,只要身處華人社會,總有機會見到一些放在桌上超過半天都無人問津的——月餅。
撰文、插圖:黃蓮


為了秉承大中華文化傳統,每年接近仲夏的時候,大大小小的廣告相繼湧現,有聲有畫五顏六色。很快就會見到街頭上排隊買餅的人龍,一堆堆,一棟棟的月餅,就擱在餅店門外等待被分發,買的買、搶的搶。接下來各式各樣的月餅,不論在家中或者在辦公室茶水間都相繼湧現。
 

一瞬即逝的意欲
有一個有趣但也很沉悶的現象,每年月餅起初出現在眼前時,通常都會勾起很多驚喜若狂的假日情緒,月餅罐連帶繁複的包裝,很快地被瓦解,然後月餅也很快被啃噬,但這個引力通常只維持數天,還沒到中秋節正日已經很快被唾棄,省下來就是殘缺不全,或是被切了一刀就擱置的陳列品,如果存放過一晚,月餅的價值更會進一步被貶低。
 

土豪級的包裝,長賣長有
這個議題每年都重複被探討,簡單來說,傳統港式月餅,都是高鈉、高脂、高膽固醇、高糖的恐怖食物,搞不好還送你黃曲霉毒素,多種細菌或過量防腐劑,所以食安中心年年都會機械式的呼籲市民,要按個人身體的抵受程度量力而為(可能實在勸得太疲累)。再伸延下去就是那些過度浮誇的包裝,例如區區一個直徑5cm的迷你月餅,首先要有一個膠托,然後套上獨立膠袋,有時還內付防潮包,然後膠袋外一個紙托固定那個袋,紙托外再有個紙盒,如果一盒6件的迷你月餅就有6個X(紙盒+紙托+膠袋+膠托+防潮包)+大紙托固定那6件月餅,然後再加個大鐵盒或兩層燙金紙盒,還未計紙袋,更未討論那個月餅好不好吃,或者有沒有人想吃……
 

大嘥鬼x邪惡月餅
這種根深蒂固的習俗,很難一下子被改變,因為總有很深層的傳統力量,保護和堅守著要製作這樣的月餅,有供亦有求地循環著。這樣供過於求鋪天蓋地的闊氣,當中不免滲透著一些愛浮華、愛體面,愛被盛世金光照耀的情懷。可惜金光一逝,頓成垃圾。苦了一些環團年年去調查或收集被丟棄的月餅數量,話說去年我城創了的佳績,是12年以來最低的丟棄量—— 只有約1,000,000個被丟棄而已,耶!
有否想過,如果把那一百萬個月餅的食材好好運用,會轉化成多少真正edible的營養食物?如果那些食物被送去有需要的人士手中,是多麼美好呢!
 

每年短聚,柔情長存
要成為一個跨世紀而又受歡迎的邪惡角色,往往有其既迷人又多層次的性格元素支持著。其實它也有溫馨綺麗一面。月餅是維繫家庭、朋友和工作夥伴關係的橋樑,並表達團圓和祝賀之意,你喜歡的,也可以在餅內收藏某些字條暗號(相傳在元朝1271-1368 AD它是用來傳遞起義訊息)。
一件傳統月餅沒可能獨食,所以衍生了那種大家你一刀我一口,齊齊分享,茗茶共聚的寫意時刻,也就是令這個傳統能夠長存的原因之一。


黃蓮@shuo3daofour@gmail.com
兒時塗塗,狂妄不羈;求學期畫畫,思路迷離;求職期噴噴塗塗又畫畫,爬高爬低;閒暇時期製作藝品,不切實際。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