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飛躝(血淚)史 - 飛女
好客戶

2016年09月15日
   

 

編輯曾問我:「你講咁多嘢都負面嘅?」要隱姓埋名寫的,當然不會是歌功頌德的事情;更何況現實裡,負面的揭秘題材才會吸睛。不過,今天要寫的有點例外──一位跟我合作多年的好客戶H先生。
 
年屆六旬的H先生很忙,生意遍布大中華地區,又經常中港歐澳四圍飛,而且中港兩地都有不少公職在身。H先生做事喜歡親力親為,但不會「係又做,唔係又做」,我們的工作關係亦在這種情況下建立起來。
 
他在一份刊物內有一個訪問商界人士的專欄,其實這種「粗重功夫」只要找出版社代勞,就可以舒舒服服做個掛名的「名人記者」,但H先生喜歡親力親為做訪問,然後就會交低錄音片段讓我整理成文字。已經過了年多時間,H先生總會向我「唔該前,唔該後」,相當客氣,而且當他發覺被訪者的言談 內容不濟,會主動搵料幫我「填氹」,絕不會像許多客戶甚至我的一些前上司般──「我唔理,同我死掂佢!」我亦從錄音當中發現他樂在其中:從開始說話結結巴巴,到今天懂得腦筋急轉彎,誘導被訪者回答,他的確在訪問中「成長」不少。
 
H先生說:「多得訪問的訓練,上台做演講也流利得多,是意外收穫。」也因為他愈來愈明白我撰文的難處,除了稿費不會大力壓價、準時找數,也愈來愈提供足夠資料讓我寫得更順暢,這種好客戶今日真的很難求。

一男一女兩個資深副刊記者,N年前一齊下海撈散,從此不想再受公司制度束縛。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