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博極醫源 - 梁卓偉
先勿傷害

2016年09月15日
   

 

新一屆立法會剛剛產生,26位議員新丁上場,自然引起公眾對於新氣象的期盼。新貴躍躍欲試,想要一展身手,履行承諾,無可厚非,但身為醫生,筆者此際想起一句行內的老話,即傳說由「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提出的「先勿傷害」(First do no harm)。
 
從字面上來看,「先勿傷害」很容易理解,仔細一想卻殊不簡單,關鍵在於「傷害」的定義非常複雜,甚至因人而異。簡單舉個例,當治療或其副作用帶給病人的傷害和痛苦,與疾病本身不相上下的時候,難題就來了。事實上,醫療並不是由醫生說了算,還牽涉到病人的個人取捨、家庭關係、經濟負擔、文化及道德等多重因素,藥物和技術並不能給予完整的答案,其中的灰色地帶,也像水墨畫在墨色與留白之間的無限層次,這正是生命之奧妙。
 
這條原則其實點出了醫學與社會倫理的關係。在醫學界有這樣一種弔詭的現象:堅持治病到底,不一定是好醫生,可能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已。醫療的目的是保護病人的整體利益,追求固本培元不應只為了證明自己的醫術而貿然出手,或是因門戶之爭而固執己見。
 
治國也如治病,中外哲人都看到兩者有共通之處。德國十九世紀病理大醫菲爾紹(Rudolf Virchow)曾有名言:「醫學是一門社會科學,政治則無非是更大規模的行醫。」(Medicine is a social science, and politics is nothing else but medicine on a large scale),社會也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往往牽一髮而動全身。既然醫生不應罔顧病人利益,任意加重其負擔;政客也不應該為了追求個人政績,任由社會付出代價。
 
「黃帝內經」早就有「上醫醫國」之說,偉大的政治家,就是最好的醫生,任何治理,都要以「先勿傷害」為前提,所以才有「治大國如烹小鮮」的觀點。社會是長期發展的結果,其中千絲萬縷的關係,運作的方式,也好像人體構造一樣精妙,應對社會問題,不斷漸進的改變必然優於即時激進的手段,從政不可以只為逞一時之快,急於求成。
 
無論新舊議員都不妨思考「先勿傷害」這條醫囑。行醫必須尊重病人,衡量利弊,心懷謙卑,才能作艱難抉擇,從政難道不也該如此嗎?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院長/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