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選舉的事還未落幕

2016年09月12日
   

 

選舉完了,但有關選舉的事還未落幕。選舉日裡面投票站所發生的古怪事上星期已提過,只是想不到投票結束後,當晚點票站所生的事比投票過程更荒誕:例如將軍澳啟思票站大閘上鎖,公眾不能入內監察點票;九龍公園運動場票站凌晨兩點已點完票,到早上仍未肯公布結果及票站主任要求警方阻擋市民跟他接觸;運頭塘邨李興貴中學票站,選票比投票人數多近300票,監票代理人要求重新點算票根及重新點票等,但票站主任仍強行宣讀結果,監票代理人要求停止,最終被警方使用武力帶走,公眾席的市民亦在混亂中受傷;將軍澳尚德邨尚德社會區會堂票站,地區及超區選票都分別多出300票,監票代理人及市民要求停止點票,票站主任不單無視監點代理人反對,強行使用權力繼續點票,更囂張地表示「事後可以提出選舉呈請或投訴我」等等。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票站亦被監票代理人投訴選票與投票人數不符,有的點票方法不一,例如用「數銀紙」方式點票,根本沒有看清楚整張選票到底是否能作有效選票。沙田沙角邨佛教覺光票站更有點票職員跟公眾及監票代理人表示點票職員絕對有自由跟從他們自己的自由意志去點票。
 
我自己當晚也在沙田廣源邨的黃耀南小學當監票代理人,代表候選人監票。依我所見,整場監票過程中,在首輪點票中,真的有很多程度值得商榷,例如開票箱、分票和點票的方式等等,都問題盡出。票站裡大概只有票站主任最清晰自己的崗位,大部分的點票職員態度懶散及傲慢,例如一邊點票一邊跟在旁的同事開玩笑及開電話上facebook等,毫不專業。我監的票站也一樣選票跟投票人數有出入,當要求重新點票的時侯,有點票職員甚為不滿且目露凶光,更表明拒絕加入重點程序,跟票站主任說:「你要點,你自己點。」願意配合重點的職員亦晦氣圍著整張點票枱,除了點票職員,沒有一位監票代理人能夠清晰監察整個重點過程。
 
重點完,選票跟投票人數仍然不相符,我問主任有何對策,主任說那沒辦法,最多只可以給我39040250這個電話號碼讓我自己繼續跟進。這個電話我打了4天,仍然沒有人接聽,政府亦公布了選舉結果。作為公眾,作為監票代理人,作為香港人可以點做?忘記佢?等下屆選舉再算?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