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中央代罪人

2016年09月12日
   

 

選戰之後,新界西傳來兩宗選舉暴力新聞。一個是周永勤,被駐港機構乃至比中聯辦更高級別的人士威嚇勸退。
另一個是朱凱廸,因為揭發官商鄉黑勾結的大醜聞,接連收到死亡恐嚇,甚至有家歸不得,可能要入住立法會大樓。
兩宗選舉暴力新聞,都是對香港法治、管治權威的重大打擊,奇怪的是,特區官員以及「社會賢達」,對兩宗新聞卻有截然不同的取態。
先說朱凱廸,各界態度比較正面,敦促警方嚴肅處理。除了有人認為「要搞一早搞咗呢個排骨仔」,又或者新晉議員何君堯說「你知道有人販毒,你會不會周圍同人講你知道邊個販毒?」比較涼薄之外,其他聲音,口頭上擺姿態都要說「支持」和「反對暴力」。
但會否追查官商鄉黑勾結的問題,橫洲事件會否跟進?政府卻可能拖字訣,得把口。
相反,另一個受害人周永勤案,梁振英、曾鈺成、范太等人都眾口一詞,說周永勤「捕風捉影」不可信。譬如曾鈺成質疑周永勤的低支持度怎可能有人出手恐嚇,梁振英以未審先判的態度質疑周永勤未審先判,認為有人影射中聯辦干預,感到遺憾。
為何社會對朱周兩人的案件態度,有天壤之別?或者,因為一個是當選議員,一個卻是退選人?又或者,一個的指控是「本地的威脅」,另一個卻劍指中央。
於是香港可以又黑又亂,但中央卻不能有一點污名。
所以各界可以口頭支持朱凱廸,卻絕不敢在周永勤事件有一點同情支持,更要撲出來漂白、澄清、否定、遺憾。
然而大家拼了命幫中央做代罪人,替中央開脫,是否便能平伏社會的波瀾?
由葉太「誤導記者」入中聯辦「送書」開始,大家都明白,中央干預香港選舉,已經成為風土病了。

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