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月巴事 - 月巴氏
我和你不需再講甚麼,因曾彼此互like

2016年09月07日
   

 

有朋友曾經叫我:為Facebook專頁賣廣告啦,令自己成為甚麼KOL吧(但究竟是邊方面的KOL呢?專門教人單拖食Buffet?)。
 
我認,我有諗過,但最後冇咁做。
不是我清高不恨like,只是有眼見,好多時賣完廣告所得到的,竟然是一班菲律賓人的like。我不是抗拒菲律賓人,而是抗拒這種一俾錢就得到菲律賓like的玩法——因為我真正想得到的,是睇得明我講乜寫乜的香港人like。
或許你會話,Hey,菲律賓like都係like吖。是的,反正like無分國籍人種。係我睇唔開啫。
曾經有段時間好渴like。我便認真研究,邊段時間出邊類Po會更容易得到更多like,並嘗試劃定一個時限,做一次懶科學的統計,再用得出來的(所謂)數據出Po,結果……咪又係咁。我變得自暴自棄,也討厭自己,竟然為了虛無的like而辛苦了現實的自己。
或許我已經不後生吧——至少我肯定不是《極限挑機》那群後生仔女。他們為了得到一班(見唔到樣兼不知道身份的)Watcher的心心,乜都敢做:像女主角那位(懶靚的)女性朋友,就在坐滿人的球場公然露Pat——但露Pat這舉動並非她自行構思出來,而是來自其他Watcher的挑機指令,然後她才經由自由意志選擇去服從這指令,從而得到被應許的心心,佢當堂好鬼開心。
 
這樣,豈不像我們在某些(立場無比明確的)網上群組Po一些符合群組集體意志的言論後便獲得like?當然更高明的玩法是:只用三言兩語,講一些好似看透世事、似乎符合最大部分網民意願,而又永不上身的言論——重點技巧是:不用句號(句號代表一個肯定的語意,太肯定,容易上身),只用問號,懶係反問/質問全世界。
回看女主角,長期拎住相機用那細小屏幕去影人,她從來不是屏幕中被注視的人,於是決定玩埋一份,接受各方三唔識七者的挑機,而隨著任務難度愈來愈高,她獲得的心心也愈來愈多(注目度愈來愈高),多到連佢嗰位(懶靚的)女性朋友開始妒忌,二人初則口角繼而擘面……而依照正路的荷李活電影套路,劇情開始急轉直下,女主角終於發現遊戲不只是遊戲,原來一直在玩命。但當我以為一切也會正路地發展下去,即女主角(過分容易地)揪出大佬,並成功反擊連隨瓦解成個網上犯罪集團,點知……
 
總之,最後一場高潮戲,一個恍如鬥獸場的公開場所,四圍企滿了人——嚴格來說是花生友,他/她們用不同方式遮住樣,總之就是不讓任何人知道佢本人真實身份,而男女主角就在一群三唔識七花生友圍觀下,各拎住槍,看誰能先置對方於死地……Sorry,不能再爆下去了。
對於結局,你可以鬧「吓乜原來咁㗎咋?」,也可以驚歎「勁吖簡直講中晒現今網絡生態!」——原來我們每天在網上目睹(甚或參與其中)的爭鬥,不論誰勝誰負,都只是一班人在網上(這固定空間)唔覺意共同創造和經營的遊戲(遊戲得以Keep住存在,是因為有人玩時亦有人睇人玩),當中肯定存在了權力高低強弱,卻冇話誰才是掌控一切的Final Boss;即使指涉和影響現實,卻絕對不能視為現實之全部(一個活生生沉痛例子:我專頁有七千幾人like,唔通現實中就有七千幾人買我本《月巴事》咩,嗚嗚)。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