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謎の時空 消除遺憾的奧義

2016年09月07日
   

 

 「遺憾」是青春的一個記號,因為遺憾,所以相信自己曾經「青春」,達致「無憾」,是樂事?未必。痛楚讓人感覺存在的真實,不致於輕如無物,跳脫了城市人那種「被程式化」的樣辦框框;但痛楚難當,未必人人受得了,overload更會致命,故電影宇宙不少會以此為題,引起共鳴,透過故事去消解遺憾,如「平行時空」就是這5、6年前自我感受良好的常用手段,在另一個時空裡,那個你和妳原來正好好活著。

故事不只偵探咁簡單?
把「遺憾」安頓在腦袋某個角落,傷口結疤了,碰上了舊事舊物,觸景傷情還會作痛。日本電影《謎の時空》以一宗連環小孩兇殺案為吸睛亮點,描述主角們如何聯手緝兇,但底裡一層卻是描繪過去與現在的糾纏。氣不通,人則不順,該片主角藤沼悟(藤原龍也飾)是位漫畫家,作品被評為描寫嚴密,但卻不能反照到作者本人,女主角愛梨(有村架純飾)是悟當兼職的同事,她形容他像披上一層薄薄的保護膜,悟並非全不知情,只是害怕進入自己內心,害怕觸及已經深沉多年的記憶,因為揭開了未必能夠處理和承受。

 
用「重播」消除遺憾
基於惰性,舊事件可不理就不理,要解難則要提供助力。《謎》片為主角悟提供了一種「超能力」,可以「重播」已發生的事,嘗試自行修正,避免不幸事情發生,而某天,悟的媽媽突然遇害,悟被兇手陷害成了嫌疑犯,而「超能力」則在此時發揮功效,帶他回到1986年的北海道家鄉,重新做回小學雞,以大人心態面對一段被封印了的兒時回憶。悟重遇了同班被誘拐殺害的同學觀月,有機會修正那個悔不當初的決定,他踏出安舒區外的一小步,走進了觀月的孤獨生活和內心世界,希望改寫歷史,讓她免遭殺害;每人都會有遺憾,但誰又可像悟般蒙上天庇佑,可以推倒重來?

 
還是覺得原著好
「重播」只是原作者說故事的一種手法,「重播」的奧義是重拾話語權,以成年人的心態,重新走入昔日的故事圈,不是要改寫昔日結局,而是重新去為事件定下新的定義,藉此改變今日和未來的自己。《謎》片改編自漫畫《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由於故事具深度,且要時間鋪排,電影在篩選和改編上不算太成功,部分場口有點不明所以,整體跟原作味道有點距離,但casting倒不錯,藤原龍也、有村架純跟漫畫主角人物形態相像,為電影版加了分。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