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押錯注

2016年08月29日
   

 

周永勤在有線電視的選舉論壇宣布退選,事後受訪,崩潰痛哭,兩度重複「我唔想講啦」,很淒涼,看得人不寒而慄。我信,他真心驚。
一個人,平白無端收到恐嚇聲帶,若不退選,廿個人等着抬你走,身邊人也最好小心點,換了是你,怎麼辦?
最安全的做法,是乖乖就範。無聲無息缺席所有論壇,不知不覺叫停競選活動。在選民或支持者眼中,只道他忽然失蹤,後勁不繼,錫身躲懶,無奈把選票轉投路線相近的,你也因此保住小命。
最識時務的做法,是趁勢收下傳說中的掩口費,以及未來可能或不可能兌現的官職,退一步海闊天空,袋住先,輸少當贏。
最膽搏膽的做法,卻是,選舉照退出可也,同時,把不該說的,都公告天下。搞大件事,能倖免於難?抑或老虎頭上釘虱乸,後果更不堪?真是天曉得。
而其實,選舉是不能退出的。亦即是說,當支持者得悉周被恐嚇,「可怒也」,恐怕敵愾同仇,反而堅定了投票意志。企圖退出,搞不好反而箍了票。
又或者,支持者為周設想,不想愛他變成害他,忍手不投,忍痛由他敗選。但無論如何,都找不到理由,改投暗算周的人就是。
所以,周永勤,真心驚,也真心勇。一拍兩散,誰怕誰?勇氣背後,是多少的委屈,多少不甘心,多少的錯愕?
周永勤千錯萬錯,錯在押錯注,選擇跟極權做朋友。被殺個措手不及,惱羞成怒。是突然,也是必然。素來西瓜靠大邊,然而狐狸尾巴只會在關鍵時刻出現。自古以來,權鬥中,最狠毒的招數,都不用在敵人身上,而是用來對付——「自己人」。
編按:參選新界西名單還包括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及朱凱廸。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