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動物緣 - 麥志豪
午飯狩獵時間

2016年08月26日
   

 

已經有二十年沒有釣魚了,上一次釣魚是在澳洲的塔斯曼尼亞,在寧靜到聽得見樹葉落地的湖邊,一個人一支魚杆一個下午。
垂釣,一向被認為是一種雅俗共享的消閒活動。甚至給人—種高尚優雅的感覺。你說你去海邊垂釣總比說你去卡拉ok來得有格調吧。
很多人喜歡自己吃的魚自己釣,釣到了大魚就公諸同好,親朋共享。也有不少人是 純粹享受釣魚的過程,在寧靜的環境中融入了大自然,心無旁騖,靜待有緣游過的小魚碰上了、愛上了你的餌,然後小魚情不自禁的一吻,帶來魚絲上那一刻震動,像觸電一般傳到你手中,給你無比的歡愉。然後你還要表現出對生命的大愛,把受傷的小魚從尖銳的倒勾中拯救,口還帶著鮮血的被你放回水中,然後你內心一陣和平的感覺,盡享釣魚之樂!
我當然絕對不能同意這種拯救自己而傷害別人的偽善邏輯,但也明白釣魚箇中的妙趣, 因為年輕時也是喜歡扛起一支魚杆四處垂釣的人。但人是應該不斷進步的,在道德要求上亦然。當我們認識到魚類也是能感受痛苦,對魚和人都有認知,有記憶,也會驚慌,就必須要對釣魚這種活動是否「優雅高尚」作重新考量了。 我知道如果我跑出來倡議「反釣魚運動」一定給人扣上「動物膠」的帽子。
但反過來像我們特首在中環海邊興建釣魚區,鼓勵上班族在午飯時候釣魚減壓又會是那門子的都市文明呢?加上區內水域的污染問題,所得魚獲是不能食用的,市民都是把魚釣上來拋回去,這跟一些在商場內的撈金魚活動有甚麼分別?!
我想,人生是有很多不同消遣的,也有很多是寧靜舒泰的。坐在海濱載上耳機聽聽音樂也可以是午飯時間很不錯的減壓。釣魚只不過是一種靜態的狩獵,每日偷空去傷害一下生命會是一件甚麼樂事?!


麥志豪,NPV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 管理著全港最繁忙的動物醫院,每日見證著充滿喜怒哀樂的動物故事,半生緣繫動物,來生最想做一隻每天都睡二十小時的家貓!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