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鈺成其事 - 曾鈺成
風雨如磐

2016年08月25日
   

 

日前我對傳媒說,我希望明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有真正的競爭;假如出現這樣一個局面,需要而可能由我成為一名候選人,以讓港人和中央政府有真正的選擇,那末我願意考慮參選。我還是有點自知之明,所以我補充說,我相信有比我更勝任的人選;只要他們願意出來,我必退讓。
這些話引起了一些反響。連日來我收到不少評論和意見,有反面的,也有正面的。我活到這把年紀,跌過許多跤,闖過許多禍,吃過許多虧;按「吃一塹長一智」的道理,雖未至「百毒不侵」,最少不會像年輕時那麼容易頭腦發昏了。褒獎之詞,愧不敢當;至於攻我之失者,皆我師也,自當樂受而深感之。
有批評者指我不自量力,「連立法會也沒有管好」,竟妄想當行政長官? 說我「沒有管好」立法會,大概不只針對我的能力,而是質疑我的立場和操守了。據聞有官員說,兩年前的財委會主席沒有管好財委會,是有心無力;我作為立法會主席沒有管好立法會,是有力無心。另有高人說,行政立法關係問題,就在於我這個立法會主席;換了主席,問題便解決了。對於這些指控,我除了要深切反省之外,也祝願他們判斷正確,新的立法會主席選出之後,就如他們所想,行政立法關係從此一帆風順。
另有「恨鐵不成鋼」的批評,指我出爾反爾,先說「願意考慮」,其後又「退縮」,令人失望。有一位我在港大讀書時認識的師兄,平日和我甚少見面,最近一連給我發來兩封頗長的電郵,痛陳時弊,大義凜然,叫我回想大學裡的崢嶸歲月,問我年輕時的銳氣於今何在?我躊躇了半天,想不到怎樣回覆。
忽然想起民建聯剛成立時,一家電視台給我做專訪,記者叫我在鏡頭面前寫一幅毛筆字。我寫了魯迅的《自題小像》:「靈台無計逃神矢,風雨如磐闇故園。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那是24年前的事了。經過這二十多年,跌跤多了,闖禍多了,吃虧多了,銳氣和傲氣都少了,那首詩再不敢拿來自況了。於是改寫首末兩句幾個字,以回應師兄:
靈台遲暮逃神矢,風雨如磐闇故園。寄意寒星荃不察,獨留碧血祭軒轅。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