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政策如何造就「負債的新世代」?

2016年08月24日
  • 社區學院在教與學的條件上,都難與資助的學位課程比較。

   

 

政府要大幅增加升讀大專的適齡人口比例,財政上卻沒有打算給予所有大專同學跟過往一樣的資助,客觀條件也不容許這樣做。既要追求高指標,又沒有能力全數資助,從此以後,升讀大專便分開了兩類學生。一類是公開試成績較好,獲得資助院校錄取的;成績較次的,要升學就只能選擇由社區學院以自負盈虧方式營辦的副學位課程。
 商人治港,加上保守主義觀念主導了政策議題,大專教育的發展也變成了一盤生意。社區學院在教與學條件上都沒有資助院校好,資歷當然也及不上資助的學位課程。但這些社區學院需要自負盈虧,所以學費反為貴了一大截,平均學費水平大概是兩倍多。在九十年代中期開始,政府已經逐步改變對資助大專院校同學的財政支援政策,學費水平雖然仍然維持在平均成本18%這個指標,但為學生提供的升學貸款已經不再是免息,審查也更嚴格。政府在2001年提出擴展大專教育的政策之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市場的利率水平很低,但大專生向學生資助處申請升學貸款的利息水平,竟然還高過在市場上承造按揭來買樓。實在十分荒謬!
政府高調地說香港要成為「知識型社會」,要鼓勵更多青年人升學,但在財政支援上卻越來越錙銖必計。上一屆政府的政務司長說過,升讀大專對學生個人來說是一種投資,將來是有回報的,所以學生自己也需要承擔更多。這一種說法,大致可以說明政府對大專發展及政府承擔的看法。因此,對於只能升讀自資副學位的同學,得到的財政支援就更是薄弱了。透過市場機制大幅度增加副學位的結果,是令這一批升讀大專的二等公民差不多無可避免地過早孭上了巨額的「學債」。讀完副學位課程的同學,欠下十多萬學債的大有人在。如果之後只能繼續升讀自資的學位課程,畢業時欠下二十多萬甚至三十多萬學債的也絕不出奇。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