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由「天子門生」到「負債的新世代」

2016年08月19日
   

 

跟其他社會政策比較,教育具有更明顯的社會投資作用。擁抱自由經濟的保守主義經濟學,都認為政府有需要投資教育,為社會及經濟發展人力資源。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利民是近世新保守主義經濟學的代表人物,畢生倡議「大市場小政府」,反對政府過度介入。但對於教育,他也認同政府應以「資助需求」的方式,即所謂「教育券」,以保證人人可以受惠。
 
香港政府一向高舉「自由放任主義」及「積極不干預主義」,但在二次大戰之後開始逐步擴大對教育的投入。在殖民地教育的政策下,直到80年代中期前,升讀資助大學競爭激烈,只有小撮精英才有機會。能夠過關斬將的,一旦獲得當時僅有的兩所認可大學或一所理工學院收錄,便會得到大額的政府資助。政策上,學費水平的指標是成本的12%。80年代中期開始,政府逐步擴大資助大專的名額,院校也有所增加。但政府仍然給予獲錄取的學生大額資助。學費水平大概是平均成本的18%。除此之外,很多學生也可以申請到足以應付基本生活的免息貸款及無需償還的助學金。
 
 可以說,當時的政府在高舉自由經濟的政策綱領下,還是十分願意投資於大學生的。學生在經濟壓力不大的情況下,課餘兼職工作的當然也有,但比例不高。學生可以專注於學習,同時也有較多時間留在校園,學習的效果自然也較佳。大部分同學都明白到自己得到過社會的資助,再加上當時的社會氣氛沒有今天功利,很多天子門生都有較強烈的回饋社會意識。直至回歸初期,情況也大致如此。
 
 到了今天,能夠升讀大專的同學多了,但大部分都只能升到自負盈虧的副學位。畢業後如果不能爭取到有限的資助高年級課程,如果又不願接受這是一個「學習上階段性的終結」,就只能選擇也是自負盈虧的學士學位。「負債的新世代」就是這樣製造出來的。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