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睇咗當食咗 - 于逸堯
七彩Peking Duck

2016年08月17日
   

 

有關烤鴨的兩則。
其一:用七彩來形容一樣東西,其實很過時。從前的人大多粗衣麻布,衣著非常基本。能在平常日子穿得像彩蝶一般的,都是非富則貴的人馬。所以七彩代表豐盛、代表華貴。後來,彩色底片開始普及,電影也由黑白變成彩色,變得更真實、更引人入勝。那時候,七彩是代表着先進的、時髦的東西。好像經典的「伊士曼七彩」,本指用伊士曼柯達Eastman Kodak的彩色底片拍攝的電影,及後成為高水準影像的代名詞。情況跟今天杜比環迴立體聲對聲效質素的保證相若。
其二:Peking Duck這個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中國菜,不叫Beijing Duck,因為遠在普通話未成為普通話之前,中國方言是百花齊放千帆並舉的。洋人來中國不一定學官話,他們在南方上岸,自然學當地語言。廣府話又好,台山話也好,總之第一次聽到北京的時候,音節響起來跟Beijing相去甚遠;Peking才能以洋音譯出那個鏗鏘的首都名字。因此,來自北京的烤鴨是Peking Duck,正如京劇,老外還是普遍譯作Peking Opera,首都機場的代碼依舊是PEK一樣。
Peking Duck因緣際會,有了個廣府話的標準譯名;在香港的廣東菜館,其實普遍也供應北京烤鴨,叫「北京填鴨」。香港的Peking Duck其實一點也不失禮,甚至有一段時間被譽為賽北京。近年,我去過「海景軒」吃梁輝雄師傅的烤鴨很多次,總覺得他做的最有老好「港式Peking Duck」的神韻。勇於創新的梁師傅,剛剛把他拿手的烤鴨升了級,加入了諸如水果蕎頭等等的新配菜,亦改良了麵皮及自家調製了新醬,確實耳目一新,而且更加好吃。至於形容梁師傅的烤鴨為「七彩」,絕對沒有任何過時之意,只因新配菜的確色彩繽紛,令人眼前一亮。這個「七彩Peking Duck」,其實是蠻新潮的。


土生土長香港六十後大叔,音樂工作者暨飲食文化讀物寫字員,歡迎瀏覽Instagram生活及飲食記趣:YUYATYIUPMPS,面書請找于逸堯。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