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政策發展偏失 加深青年困境

2016年08月17日
   

 

基礎教育是兒童的基本權利,也是社會開發智力的基本工作。隨着教育階段的延伸,技能及專門知識的培養,便應有着更吃重的考慮。作為社會政策,不一定只能強調其浪漫人文的一面。「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求知便是終極目的」,這一類說法當然沒有錯,但現代社會投放大量公共資源於教育,當然不會沒有功利務實的考慮。在大專教育的發展上,政府就有需要透過完整的規劃,為社會的需要培養人才,也要為社會的長遠發展建立人力資源上的條件。合理的大專教育政策,也不能只看目前,更要對長遠的發展需要有所洞見;透過教育,也可以為新世代開拓更多機會。
 
 香港政府無疑是投放了大量資源於教育,80年代中期之後,專上教育的發展就更比過去任何一個階段都迅速。不過,這不就等於政府的規劃很有效。回歸前,當時還是候任的特首董建華先生已經把教育視作他上任後,也是回歸之後3個最重要的政策項目之一。不過,19年來,香港大專教育的發展除了在量的增長上十分可觀之外,各方面都難以令人滿意。
 
 上次提到,由開始時雄心勃勃,說會為副學位畢業生「提供廣闊的升學前路」,到了勸喻同學,要把副學位看作是一個「學習階段的終結」,前後只是兩年之間的事,政府的說法已經是南轅北轍。單從這一事例,便足以證明政府政策的錯誤。以為放任市場,便足以滿足升讀大專的需求,甚至放棄了政府的規劃角色,結果便是造成今很多青年學子過早成為「負債的世代」;升學之後並沒有更廣闊的發展前景,成為「失去希望的世代」;事業發展不明朗,收入也沒有與經濟社會發展同步上升,成為「新貧世代」;有一些甚至成為典型的「下流世代」。造成這些現象,固然不能盡怪政府,但政府在發展及政策規劃上的偏失,確是責無旁貸的。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