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佔領」賠償

2016年08月17日
   

 

近日有涉及「佔領運動」的首宗公開獲得賠償的個案,涉事男子稱「佔領」期間途經旺角,誤被當示威者在無任何反抗下被捕及被控襲警,但其後獲撤控罪。由於他在被捕過程中被多名警員弄至身體多處受傷,遂向警務處長提出民事訴訟,因警務人員不恰當使用武力招致的損失要求賠償。律政司代表警務處長提出賠償18.9萬元,兼支付訟費。這個案例引伸出不少的觀點值得我們深入了解。
 
有很多人都認為,「佔領運動」其中一個負面後果,就是令警民關係緊張,市民變得不信任警察,經常苦思如何修補破裂的警民關係。大家要明白,「佔領運動」期間,場面混亂,參與行動的警察數目眾多,很多時要一次過拘捕數十人,他們行動中的主要任務是維護法紀,恢復社會秩序,其後每個參與的警務人員須就逮捕情況作出詳細筆錄以為入罪證據。我們可以想像得到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涉及眾多不守法人士,要清楚記得每名被捕人士的言行細節實非易事,況且每個人的主觀記憶由於在現場所處位置不同難免有所分別,所以各自提供有關事件發生的實況會有相當不盡相同的敍述,這是我們需要明白及理解的。
 
警方採取的每一項拘捕行動都是根據充分的表面理據去阻止犯案的發生,主要出發點是保護社會安寧。警務人員防止罪案發生時無需考慮跟進的司法程序,其後警方整理涉案詳情後須就掌握的證據採取跟進行動。倘若警方認為證據薄弱便會終止行動,反之會提出檢控要求交予律政司考慮。律政司會從法律層面檢視有否足夠證據進行檢控,律政司檢控專員已往經常就檢控的準則詳細說明,不贅。決定不檢控不一定等於有關人士沒有犯法,只是律政司認為手頭上的證供不足以入罪。至於律政司決定提出檢控的個案,法官審判時所考慮的因素與律政司不盡相同,主要分別是在普通法下定罪的門檻甚高,對被告採取一個寧縱莫枉的準則,在證據方面有所紕漏,在程序方面有所不足,在證供方面有所不同,便被認為定罪不穩妥,引據法律疑點歸於被告的原則,便不判有罪。法官亦只是認為,定罪不穩妥,而非指有關人士無罪。在普通法下法庭定罪的百分比是普遍偏低,是被認為法治得以彰顯的明證。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