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能否保證人人升讀資助學士學位

2016年08月12日
   

 

上文的「18%資助學位升學率」這個說法,有必要澄清一下。文章要表達的意思,是十多年來政府在資助大專學額上並沒有大幅增加,未能實現政府要為副學士畢業生提供「廣闊的升學出路」這一個承諾。2001年時,資助學士學位大概是一萬三千多,今年是15,000,增加了不足二千個。由於青少年人口減少,所以從效果上看,現時能夠升讀資助學位課程的大概已到了適齡人口的26%。這是教育局來信提供的資料,也是一個較為嚴格的說法。不過問題的關鍵是十多年間,由無到有,副學位提供了三萬多個升學機會,但新增的資助學士學位只約二千個,製造出來的升學樽頸問題是十分嚴重的。
政府是不是有政策責任,保證所有青年人都能夠享受資助的專上教育?大部分人都會說「不一定」。正規教育是一個越來越漫長的歷程,加上社會及經濟發展,追求教育越來越沒有上限,連「終身教育」都已經成為政策目標了。但社會的資源畢竟有限,總要為政府的政策承擔劃出一個合理的界線。
要以強制方法,保障所有兒童都有機會接受基礎教育,這是全球性的政策共識。但每個人的能力及取向不同,升到上大專教育這個層次,個人的選擇比政策的強制便更重要。政府不一定有必要透過政策或法規,強制所有人都要接受專上教育。同一道理,選擇升讀專上教育,也不一定代表政府要為此負上無限制的承擔。從這個角度看,上文提到哪一位前教育局高官所說「政府不能保證所有適齡青少年都能夠升讀資助的學士學位」,說法也是不無道理的。但問題的關鍵是政府要對整個過程有一個合理的規劃。現在盲目追求一個甚高的大專升學比率指標,其中近四分三沒有政府資助、沒有政策規劃。市場導向的結果是課程性質高度集中,又都是以引導學生往升讀資助學位課程的路徑走,造成的問題便大了。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