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特首選舉需更開放

2016年08月10日
   

 

上周談及,處理政務需要事先與所有持分者溝通,以便清楚知道各自的底線,從而掌握妥善處理方法,達致各自可以向支持者交代的目的。有人會擔心,新政團不信服這一套,甚至會將閉門談話公開。在我看來,現在的新政團如雨後春筍,各自知名度低,所以不論正途歪途都是彼等爭取支持的選項,總之首要揚名讓公眾認識。在這個弱肉强食的環境之下,各自的發展實在有賴領導者的政見及胸襟,及更加重要得到主流社會的認同。但可預見絕大部分為生存而掙扎的現有組織會曇花一現,至於最終能修成正果的組織為誰,現今實在無從考究。
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處理方法,政局亦一樣。香港回歸至今,中央想令港人信服,開放全民選舉特首是不二法門,而中央實在無需預先篩選特首候選人,所有符合基本法規限的參選者都應該放行。如果考慮到目前篩選的目的,說得白一點是令中央可以預早淘汰從港獨及有關國家安全角度不能接納的候選人,我相信絕大部分港人都會接受及支持這個看法。況且在短中期無人會相信一個有這樣主張的候選人會當選,既然如此為甚麼要捨易取難?況且中央還有尚方寶劍,便是根據《基本法》訂明的權力,不作出委任,重新再進行選舉。
如果擔心這說法的安全系數,大可不必,因為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誰有能力,誰有從政經驗,自有公論。君不見以往有重量級泛民參選只是陪跑。有謂須居安思危,考慮日後不能預見的不利發展,實在不能輕言現在全面開放特首選舉,但這是否本末倒置?因為從任何角度看來,這些所謂不利發展一定要及早妥善處理而不令其會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局面,過去兩個星期的確認書便是明證。我知道有悲觀者會假設有日香港通過普選選出一個不珍惜中港關係的候選人。如果這個情况真的出現那只是反映香港由於某種原因經已走上了不歸路,而香港人心難以「回歸」,屆時已非特首人選問題這般簡單,而是更嚴重的民生、民心問題。我個人不認為會發展到這麽極端的情況,因為實在難以想像有關方面會任由情況敗壞而不早作妥善處理。
亦有意見指出,如果香港選出的特首人選,最終不獲中央任命,會引發很大震盪。其實香港已經經歷過「佔領運動」這樣大的震盪,安然度過,相信再難有震盪能比「佔領運動」更嚴重。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