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勝向敗中求 - 黃國英
熄電話

2016年08月08日
  • 安倍晉三再推刺激經濟計劃。(資料圖片)

   

 

轉眼之間,已經做了18年股評人,從未試過如此困難,難到逼使自己收市之後要熄電話,爭取休養生息的獨立思考時間及空間。
 
上周二日本政府公布財政刺激方案之後,市場失望一度急速調整,自己仍然選擇睇好。可是當時遇上的訪問口吻,全部都是以位高勢危作前提,先有一位記者幾乎全程每句都是以擔唔擔心作為開局,感覺上已經不是訪問,而是盤問,再有上電視節目,編輯來一大段負面消息多到數都數唔晒做引子。然後朋友又好心做壞事,傳來一堆睇淡的權威人士言論。即使沒有被瘋狂轟炸,自己也很可能一樣會在上周四轉,但反應肯定是加大了及加快了。
 
其實在任何時候,市場都必然同時存在一大堆利好及利淡因素,投資者正如陪審團一樣,根據好淡雙方的理據以及市場形勢,作出判決而已。不同的地方,是投資者將會從市場的發展中,知道自己的判決是否正確。假如一個人有既定立場,要尋找證據是輕而易舉,今次的不幸,是自己作為公眾人物加上又當黑,恰巧無奈被動地接收一面倒負面資訊而已。
 
做股評人之難,是因為今次英國公投脫歐之後的資產泡沫,理據並不穩固,主因是有錢就可以任性,富豪滿足於低回報,瘋狂搶購資產。如果用以往的估值基礎,結論一定是位高勢危,所以新舊債王都睇淡是相當合理。可是泡沫不一定會爆破,甚至還可以愈吹愈大。面對眾多表面不利條件而仍然鎮定甚至跟風,其實只是一個選擇,沒有甚麼好解釋。
 
至於難上加難的地方,是市場長期成交低迷。現在泡沫仍然在吹,最佳方法是死坐強股,不變應萬變,可是將來怎麼去判斷轉勢,將會是超難的一件事。市場不會無端白事自我爆炸,必然會有藥引,所以無風無浪就無謂估頂,頂多回幾個百分點,但一旦出現劇變的話,又怕脫歐一役的經驗重現,第一段會跌得好急,下跌走勢卻完全沒有續航力,市場極度恐慌兩日就復元,追沽又未必是好方法。在低成交環境之中,操作上的判斷壓力比旺市中更大,還要應付盤問形式的訪問,自然吃不消。
 
自己一向的過濾器已經相當勁,基本上不理絕大部分人的意見,否則不可能兼顧股評,還有今日的成績。不過,市場集體智慧明顯升高了幾級,加上傳媒數目又膨脹,接受訪問的次數太多,既然開始力有不逮,唯有熄機,爭取一個平靜的環境來應戰。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逢周一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