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沙地阿拉發》 湯漢斯的中佬working holiday

2016年08月04日
   

 

 《沙地阿拉發》(下稱《沙》)是荷李活電影《A Hologram For The King》的香港譯名,台灣則譯為《梭哈人生》。戲名翻譯就是一場創作,地區翻譯取向代表著市場的認知,也是對當地文化的反映,梭哈就是show hand的意思,標示這是一個要把人生全押上的故事,不成功便成仁,飄來嚴肅味。生活總是蘊含著對意義的追求,而此片的香港譯名則予人感覺跟「發達」有關,因沙地阿拉伯是富裕的產油國,而窺探發達方式向來是不少香港人杯茶,戲名沒有像「梭哈」般沉重,輕鬆笑下是港人入戲院目的,尤其身處當下香港,認真看,認真聽,人會很累。


借文化差異,拯救雙失中佬
看畢優先場,覺得香港譯名似乎更配合《沙》的步調,屬一齣輕鬆小品,故事改編自戴夫艾格斯(Dave Eggers)的小說,主線講湯漢斯飾演的阿倫人到中年,處身金融海嘯後正蕭條的美國,婚姻、事業兩失意,寫實點,人物可往悲劇方向走,靠同病相憐的共鳴為賣點,然而,戴夫艾格斯捨易取難,選擇用少許喜劇感的故事去治愈這批中佬。失意的阿倫被送往沙地阿拉伯實踐艱難任務,在幾近荒蕪、接近零支援的沙漠,為沙地國王示範一次嶄新的3D全息投影會議系統,故事接下來便是一場又一場有待他解難的問題,如何爭取空調、WiFi,借中東及美國的文化差異、矛盾去組織笑位,同時透過阿倫的眼睛,讓觀眾認識沙地阿拉伯那一點點的風情。
 

是苦也是甜,重量變力量
阿倫需要完成任務,否則冇得留低,因此要豁出去,放下自己「樽鹽」,這是小說作者戴夫為一批中佬讀者和觀眾提供的脫困鑰匙,要帶著勇氣去闖入一些未知領域,勇氣從哪裡來?在德國導演湯泰華(Tom Tykwer)的鏡頭下,阿倫所背負的擔子如女兒的學費,不斷以各種方式呈現,揭示了中佬的人生困擾,效果頗立體,感到苦澀但不覺悲傷,因劇本不只於為他訴苦,更甚是把它轉化為一種向前助力,始終生活需要一點負重,人才能茁壯成長。下半場的阿倫遂能人所不能,愈難愈破,《沙》似乎鼓勵人們出走,以往熟悉的人脈、文化甚至街道可予人安舒感,但同時窒礙個人好奇心,探索自己生命的其他可能,阿倫在這個陌生的沙地阿拉伯,重新建立自己的人物關係圖,注入了新的友情和愛情,尤記得戲裡頻繁出現阿倫沐浴的場面,清洗的是吹入的風沙,還是沖走以往的成與敗的回憶?
我很喜歡湯漢斯的演出,之前的《叛諜者》、《達文西密碼》演出太「有嘢」,今次輕輕鬆鬆個半鐘,感覺自在,更令人萌生往沙地旅遊的衝動。


陳龍超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7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