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政府不作財政承擔的大專發展

2016年08月03日
   

 

政府願意擴展大專學額本來是件好事,但十多年下來的結果卻是怨聲載道,原因究竟在哪裏?最關鍵問題是缺乏全盤的大專教育發展規劃。董建華先生在2001年提出的擴大大專教育政策,只是追求在數量及升學比例上追上其他地區,要達到60%的大專升學率,但卻沒有思考如果要達到這個比率,大專教育應該包含甚麼不同的課程及不同的學歷層級。政府在提出這個指標的時候,也沒有充分考慮政府可以如何為這個龐大的大專教育學額膨脹作合理的財政安排。
 
如果依循一向沿用的方法,由大學撥款委員會資助絕大部分大專學額,政府在教育政策上的開支便可能要增加一倍以上。當時的教育開支已經是政府開支的最大一塊,佔整體開支的五分之一,政府根本沒有可能把總開支中的近一半投放在教育,政府也根本沒有打算這麼做。因此,所謂六成人升讀大專,在政府的構想中只是在政策上鼓勵更多私營的社區學院來提供各種副學位課程。到了今天,大學撥款委員會資助的大專學額,仍然是適齡學生的18%,跟回歸前的指標完全沒有分別。如果單看政府的政策報告,政府會很驕傲的告訴社會各界,現時大專的升學率已經超越60%,算是超額完成了。但在18%得到資助與65%總體升學率之間,有47%其實是由學生自己掏腰包升讀的各種副學位及自負盈虧課程。
 
社區學院雖然可以得到政府的貸款及撥地,但仍然是要在營運上自負盈虧,政府的貸款及地價也是需要歸還。其收費標準因而也比得到資助的大學學額還要高出一倍以上。站在學生的角度,爭取不到資助學額,唯有硬着頭皮升讀不獲資助的副學位,反正機會似乎是多了很多。這一種市場需求主導、供應引導及自負盈虧的發展,結果是製造了大量勞工市場消化發不了的副學位畢業生,同時也製造了大批負上了巨額的債務的大專學生。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