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特首這份工不易為

2016年08月03日
   

 

上星期兩個疑似特首人選都不約而同地道出特首這份工是不易為,他們這一份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情操,為香港盡心盡力,令我們萬分敬佩。有關於這份工其他的不說,只是集中怎樣理順中港關係,做到港人心服口服,亦同時全面顧及國家層面截然不同的考慮,難度非常高。我想他們兩位一定在這方面有他們自己的辦法。
 
擔當香港的特首,懂得籠絡民心,是起碼要求,但這並不足夠。特首當然要了解香港情況,但還要懂得與北京溝通和聯繫,早前發生的銅鑼灣書店事件是很好的例子。我相信所有的人都認為當下的處理方式是有極大的改進空間。那麼,我以為兩位疑似特首人選處理同樣問題時,會與現時處理這件事情的方法有甚麼不同?在我看來,最主要的分別在於他們應會更有效地去掌握港人的情緒,及採用更公開的方式向中央表達港人的訴求。 他們意識到這是在狹縫之中處理中港矛盾,是個兩難的大題目。但從一國兩制的角度,唯一生存之道是要公開地為港人爭取最大的利益。
 
無論任何人當特首都應該與北京領導人建立互信及默契,令領導人意識到香港特首一定要被香港市民看得到會為香港公開爭取應有的公義,因為這是我們認為特首應有的當務之義。反過來說,如果特首不公開就事件作交代,而私下就事件作出交涉是遠遠不夠的。這不是說不進行非公開性的磋商,而是兩者都是缺一不可,但前者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正如外國人所說:「Justice must be seen to be done」,公義的落實一定是要使到所有人都看得見。
 
 其實這是也是老生常談,我以往的工作崗位,常常須要與議員和各界團體溝通。在公開對外交代前,通常都會掌握到一個數害取其輕的務實處理方式,把各方面的打擊面縮到最小,凸顯對各方面的最大利益。事前已經溝通過,對各自的說法有默契。所以從公眾的角度看來,可見到對方盡情全面表達出他們所有的論據,讓他們對外有所交代,而政府由於知道雙方的底線,所以處理事情就可以避重就輕,大家各取所需,何樂而不為呢?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