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擴展大專教育方向正確策略差勁

2016年07月29日
   

 

有不少論者把當下青年一代的躁動心態及挫敗感,歸咎於政府過度膨脹專上教育,造成現實與期望的落差,製造了大批高不成低不就的職場生力軍,也形成了嚴重的人力資源錯配。這一種觀點指出了現時香港社會面對的處境,但卻不能因此而否定擴大專上教育覆蓋比率的需要。
在港英時期,香港奉行一套「殖民地式的教育」政策,特點是層層淘汰,只有少數人能夠升上大學。殖民地政府透過有限的、高度篩選的大專教育,把極少數精英甄選出來,讓他們可以得到超越一般人的機會與待遇,這是維持殖民地權威的政治策略。這情況直到80年代中期,香港回歸已成定局後才有改善。不過,那個階段能夠升上大專院校的,加起來也只是適齡人口的12%,比西方國家低了很多,與亞洲其他經濟水平相若的地區也有一大截差距。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人心動盪,大量社會精英申請移民海外。當時的總督衛奕信爵士才急急宣布要在10年之內把升讀大專院校的人口比例提升至18%。
這雖然已是一種進步,但整體水平仍然是偏低。隨着經濟結構的轉變,也隨着社會發展及生活水平的提升,升學的需求不斷增加。教育要與經濟發展相配對,也有更多人有條件及願望去追求更高的教育水平。因此當年前特首董建華要把大專升學率提升到60%,也不是一個不合理的發展,問題只是如何按部就班,有序地落實這個目標,同時要處理好升上大專的學生是否有多元的課程選擇,以配合個人發展的需要及人力資源的需求。可以這樣說,當時訂下的目標不一定錯,但卻失諸步伐太急,也沒有合理的全盤規劃,從而建構不同層次、資歷、及學歷的架構,以迎合新形勢下的經濟發展需要。另一方面,政府沒有對這個發展建立一個合理的資助及融資方法。結果是造成今天尾大不掉,天怒人怨的局面。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