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審計密探CIA - Bittermelon
從醫委會到會計師監管改革

2016年07月22日
  • 梁家騮藉拉布等令醫委會改革方案未獲立法會通過。(資料圖片)

   

 

隨著立法會今屆會期終結,醫委會改革草案也在一片爭議聲中落幕。儘管各關係方通過協商圖解決分歧,但草案仍未得到部分醫生團體贊成,立法會醫學界議員梁家騮更一改溫文形象,在會上不斷要求點算法定人數,以求拉布將草案拉倒。
 
草案惹來醫生強烈反彈,問題核心在醫委會日後的組成,業界擔心特首藉委任委員來操控醫委會。特首委任制不是新鮮事,為何現在才認為不妥?因主要是醫生對特首梁振英缺乏信任,生怕他任用非人,找自己友干預醫委會運作,繼而放寬境外醫生註冊門檻,好讓內地醫生也能來港執業。梁議員在一次訪問中,已然暗示不信任梁特首,認為近年幾次公職委任皆引起社會爭議,因此相信制度好過相信個人。有趣的是醫學界這次打著「倒梁」旗號,以今時今日社會氣氛,連「ABC(Anyone But CY)」也能成競選政綱,按理是必勝無疑。但結果剛好相反,輿論普遍批評醫生自私自利,沒有顧及病人利益,反映社會已受夠,認為改革不能再拖。
 
醫生群起反對以爭取自身利益,同為三師之一的會計師也面對一場監管制度改革,說的是「優化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制度建議」。公眾諮詢文件於2014年推出時,業界已有反對聲音,但卻未能形成大氣候。如政府建議將財務匯報局升格成日後獨立監管機構,其職權更集警察和法官於一身,負責核數師日常巡查和調查外,亦同時負責判罰。對此,香港會計師公會表明反對,但在「與國際做法接軌」大前提下,反對看來無效。
 
又例如建議的最高罰款竟達1,000萬元,據報此水平是參考保險中介的罰則。但一間小型上市企業的核數費用隨時少於100萬元,把其他界別的罰則硬套在會計業界,做法極不恰當,對中小型會計師行不利,只會鞏固大型會計師行壟斷局面。儘管同業組成聯盟試圖抗爭,到目前仍沒有甚麼好消息。好像財匯局最近在立法會一次工作匯報中被議員問及處分機制安排,局方只重申諮詢文件建議,說將訂立罰款指引,令會計師不會因罰款而陷入財困云云。
 
更重要是按目前機制,財匯局成員皆由特首委任(註:部分成員須由關係方提名,部分是當然成員)。新機制卻更進一步,除財匯局行政總裁是當然成員外,所有成員須由特首委任,業界無權過問。反觀目前自我監管制度公平得多,核數師監管雖由會計師公會負責,但會計師至少有權以一人一票方式推舉業內人士進入公會作理事。再者,為減低「自己人審自己人」的影響,按現行法例,所有案件須提交由5人組成的紀律委員會處理,當中3人包括主席必須是業外人士。可見現制度具備相當大程度的獨立性。從種種跡象看來,監管改革事在必行,不單一切從嚴,監管機構全由「非執業人士」掌管。
 
忽發奇想,會計師能否依樣畫葫蘆,仿效醫學界做法反對核數師監管?看來不成。首先,會計業界「梁粉」者眾,「倒梁」肯定行不通。其次相信是專業使然,會計師極尊重法律法規,即使環境如何惡劣仍願意遵守遊戲規則,不會做出過激行為。如2012年政府推出《公司條例草案》,當中第399條不單將核數師疏忽行為刑事化,還株連負責項目的審計員。儘管業界強烈反對,但當時不少議員均表示支持政府方案。所謂團結就是力量,會計師聯合起來奔走於各方黨派和官員作遊說,結果成功否決政府方案。但面對嚴苛監管改革,還要「外行管內行」,一眾會計師能否像「399」般「打斯文交」,還是被迫不顧形象「打爛仔交」,全看政府能否吸取醫委會改革的教訓了。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逢周五刊出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