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公民薇博 - 余若薇
首選自己心儀候選人

2016年07月21日
   

 

上周立法會提名期尚未開始,已有第一個大型的民調公布結果,新民黨和公民黨的幾名參選人分別在各區領先。傳媒和關心選舉的市民自然會用民調結果來推算哪些參選人可獲選。
 
這一次民調每個選區的樣本數目由逾800個至約1,200個,遠比過去的同類調查為多,加上主持調查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所用的方法一向嚴謹,民調理應相當準確,不過正如該機構總監鍾庭耀所說,現階段的民調可能只是在比試參選人的知名度。在未來6個多星期,各團隊的政綱、宣傳和在論壇的表現,均可以令結果出現重大變化。
 
其實,即使是貼近選舉日進行的民調,也不一定準確,過去有不少「高開低收」的例子。我親身經歷了慘痛的一役,2004年立法會港島區選舉前的民調顯示,我的名單支持度遠超民主黨,令排在後者第2位的「民主之父」李柱銘告急,但結果是民主黨名單的得票比我多接近6萬票,令排在我名單第2位的候選人未能獲選,民建聯的蔡素玉漁人得利。九龍東過去兩屆也有類似情況,公民黨的名單在民調中領先,但2008年結果只排在當選名單末席,僅僅夠票入局,2012年也跌至第3位。
 
立法會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的最大餘額法,很多民主派的支持者為求非建制候選人可爭取到最多議席,會作策略性投票,這種心態值得尊重。今屆戴耀廷教授和一群市民推行的「雷動計劃」,統計每區都有兩成人士願意配合,這數字足以改變大局,若大量選民以為在民調位居前列的候選人已經夠票,改為票投邊緣的名單,則可能令一些多數人支持的候選人大熱倒灶。
 
因此,最理想的投票方法,還是首選自己最心儀的候選人;若一家人商討如何投票,也應安排其中部分投給首選名單。戴耀廷周一在其Facebook解釋策略性投票時也說,第1原則是「如你清楚支持的候選人是誰,投票給他」,第2原則是「投票給勝算較高的非建制派候選人」,而「第1原則優先於第2原則」,並沒有要求民調較佳候選人的支持者轉投邊緣名單。
 
政治學理論指出,選舉制度應盡量反映選民的真實意願,若導致較多選民作策略性投票的,應首選反而落選,並不是好制度。香港是否應該繼續採用最大餘額法,實在值得檢討。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