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治力場 - 陳嘉莉
醫生專業走偏鋒

2016年07月19日
   

 

今屆立法會曲終人散,醫學界議員梁家騮一人拉布,騎劫了整個議會,推倒改革醫委會的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原先微調改革醫委會方案,被幾位醫生以陰謀論及保護主義誇張失實指摘、誤導公眾,而醫學會、醫生工會發動醫生,於立法會場外聲援。
近日不同聲音均倡議成立獨立投訴及紀律機制,取代醫委會現有機制。醫委會是唯一負責醫生註冊、處理醫生專業失德的投訴及紀律機制,卻一再證明長此下去,無法有效處理醫生失德及紀律問題,公眾不滿醫委會投訴工作緩慢,病人及家屬苦等多年,無法懲處專業失德的醫生,伸張公義,還他們一個公道。醫委會迄今積壓900多宗投訴,社會大眾對草案泡湯極度失望又憤怒。
醫生專業自主走偏鋒,激進路線抬頭,連醫生工會也發動政治運動,發動靜坐示威。今次的後遺症,不只是立法會爛尾收場,犧牲其他民生立法,更令嚴重打擊公眾對醫學會及醫生專業自主的信心、信任及尊重,醫學界議員、醫學會及醫生工會完全漠視社會聲音,其實草案事小,政治角力事大,不但為反梁振英而來,更為了九月及年底選委會的選舉工程造勢。
今次曝露了醫生保護主義心態擴大,醫生專業自主走到一個危險的臨界點,由以往與社會各界、政府等有商有量,理性務實的做事方式也跟隨着社會日趨政治化,變成一意孤行,把專業利益凌駕於公眾利益,更極端取向根本無視社會及公眾的期望。當初公眾同意讓醫生專業自主,授權給予醫委會自行規管專業註冊、投訴及紀律事宜,但關鍵在於專業自律,超越專業狹窄視野和界別利益,平衡專業利益與社會整體利益之間,兼顧社會意見及推動整體發展,引入非醫學界聲音,務必以病人利益先行,要守住專業自主,醫學界應以德服人,重建公眾對醫生專業自主的信任和尊重。 作者為英文報章前政治編輯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