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一個時代的結束

2016年07月18日
   

 

曾鈺成、何俊仁、劉慧卿、田北俊、梁家傑、譚耀宗、單仲偕、陳婉嫻、陳偉業、葉國謙......這些人,你可能由衷尊敬,也可能由衷鄙視。你可能與之志同道合,也可能道不同不相為謀。但無論如何,不能否認的是,他們代表着一個時代。他們儘管政見大不同,共同的議會生涯卻一起見證了香港的高低起跌,由弱轉強,也由盛轉衰。
他們雖然性格、作風各異,但那份old school的氣質,卻是共通的。卿姐的聲大夾惡卻也不畏強權,田少的少爺脾氣式關鍵轉軚,傑哥的西裝一度和正經八百,譚耀宗低調謙厚的那陣「工會除」,嫻姐寧願單身也要獻身工運,曾主席的機智與謀略......共冶一爐,就像走進賣古董的vintage shop,你知道,這些東西之所以價值連城,因為今時今日已經找不到。
當然,還有更早就退下了火線的吳靄儀、余若薇等等。有這一幫人在的議會,像個高手雲集的武林。我曾忽發奇想,如果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金庸小說內的一個角色,誰是誰?
嗯......曾鈺成應該是岳不羣,「君子劍」叫人猜不透底蘊。吳靄儀可能是獨臂神尼,武功高強,表面冷若冰霜,實則是內心熱血、氣質高貴的長平公主。那一幕「返來就郁」的剪布辯論,曾吳過招,就像岳不羣跟獨臂神尼的隻揪決鬥,好好睇。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高手退場了,不知換血後是怎樣的光景。躍躍欲試的,有寫小說的新貴、寫歌的長毛、歸園田居的保育先鋒,返工返學去街去送殯也穿同一件Tee的本土青年......對受眾來說,或許就像聽慣規格十足的管弦樂,忽然要適應一下即興jam歌的文化。沒有好壞,只有異同。時代會為自己定調,只願一代新人勝舊人。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