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鈺成其事 - 曾鈺成
荒謬時代

2016年07月18日
   

 

本屆立法會的最後一次會議,在議員互相指罵聲中結束,議程上的多個項目,包括三項法案,在會期依法中止前來不及處理。
 
以往歷屆立法會最後一次會議上的最後一個事項,是議員的「惜別議案」辯論。在這項讓議員盡訴離情的辯論中,發言的議員都十分踴躍。尤其是告別議會、不打算競選連任的議員,都會藉著在議會裡的最後一次發言,總結議會生涯,論述時勢變遷,抒發個人情懷;慷慨激昂有之,欷歔嗟嘆有之,輕鬆幽默有之,不乏精彩之作。
 
到2012年結束的上一屆立法會,由於有議員「拉布」,令議會在最後兩個月裡待議事項「大塞車」。最後一次會議在處理完多項法案之後已到了法定的會期中止時間,「惜別議案」辯論也就不能進行,不少議員因此頗為失望。本屆立法會有多名資深議員不尋求連任,對於和上屆一樣不能在會議上發言「惜別」,他們當然會感到遺憾。
 
不過,「惜別議案」辯論進行與否,與公眾利益是沒有關係的;立法會最重要的職能,是制訂法律。上一屆立法會結束前,還算及時通過了一批關乎社會民生的法案,餘下未及處理的事項,對大局影響不大,所以可說是完成了當屆的主要工作。至於剛終止運作的這一屆,不但「惜別議案」和其他多項議員議案被迫放棄,連在社會上獲得廣泛支持的三項法案也胎死腹中,自是難逃輿論譴責。
 
三項法案不獲通過,雖不是完全意外,也不是政府當局和大部分議員一早料到的。這「多輸」的收場,是一系列複雜因素造成的,不能簡單解釋為個別議員無理「拉布」的結果。在事態發展的過程中,所有當事人包括政府官員和立法會各黨派的議員,各自都有種種不同的政治估算;在這些政治估算中,要通過三項法案恐怕不是一直被放在最優先的地位。或者可以說,法案不獲通過,反映了當事人的集體意志;真正感到失望、遺憾和無奈的,大概只有一般市民。
 
許多人會覺得立法會的表現十分荒謬。不過,如果要數政治裡的荒謬現象,幾項法案在議會裡通不過,哪裡及得上英國公投決定脫歐、美國總統選舉由特朗普對希拉莉那麼荒謬。
 
周一、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